“什麼!韓廣,你什麼意思!”武正聞聽此言麵色蒼白,而丁岩則直接拍案而起,怒喝道!

丁岩的突然爆喝,倒是嚇得韓廣一驚,隨即看向了依舊麵露笑意的林度,和他身旁鐵塔般的身影,頓時又安定了下來!

“丁統領惱羞成怒了?證據確鑿,容不得你抵賴!”韓廣抿了一口酒,厲聲道!

“武正副統領,將軍中器械販賣給私人,這可是滿門抄斬的死罪!”韓廣再度開口,眼中爆射寒芒,電射向武正!

武正可冇有丁岩的底氣,此刻如遭雷擊,麵色更是慘白,一臉驚慌的看向了丁岩!

“我說呢,怎麼平白無故的邀請我們赴宴,原來是鴻門宴啊!韓廣,你可想好了,倘若你我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我讓我舅舅幫你一把,升遷入蒼藍城不是什麼難事!”

“如果你非要跟我魚死網破的話,暫且不說升遷之事了,恐怕性命都難保!”丁岩豁然站了起來,雙目死死盯著韓廣,厲聲威脅道。

“你!放肆!你這是要造反麼?”韓廣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雖然丁岩一向不服自己,陽奉陰違,但是表麵上卻一直是一副恭敬地樣子!

今日徹底撕破臉皮,讓韓廣出離憤怒!

“一個韓家的旁係庶出子,就算死了也不會引起什麼波瀾的吧!”丁岩的目中露出凶芒,冷厲的掃了一旁的武正一眼!

武正瞬間明白過來,麵容扭曲,經過一番掙紮之後,突然站起身,抽出隨身佩刀就朝韓廣砍去,目露凶芒!

“韓鎮守,大家安安穩穩,相安無事不好麼?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在下了!”

場麵一觸即發,韓廣的麵色也是驚惶起來,急忙朝林度看去!

林度將酒杯往地上一砸,身後潘鳳立即竄了出去,眨眼功夫便到了武正麵前,伸出左手,一把就鉗住了武正持刀的右手,動彈不得!

武正麵色钜變,什麼!

隨即左腳猛然踹向潘鳳小腹,潘鳳嘴角一扯,冷冷一笑,後發先至,一腳踹向武正膝蓋!

“哢嚓”一聲,骨斷筋折,武正慘嚎,手中佩刀掉落,瞬間摔在地上,抱著左腿痛苦的翻滾!

而潘鳳順勢接住武正掉落的佩刀,虛空中一揮,破空之聲獵獵作響!殺氣四溢!

隨即目光冷冷地看向了丁岩!

丁岩心頭驚駭,這武正的實力他是知道的,淬體境七層的境界,刀馬嫻熟,在守衛軍中實力僅次於自己!

居然一招就落敗,毫無還手之力!眼前之人絕對超過了淬體境界!

自己與他對上,必然會落得和武正一樣的下場,丁岩麵色青白交替,眼見著潘鳳朝自己走來,急聲道:“韓鎮守,我認了!我願意辭去統領一職,隻求鎮守大人放我一馬!”

韓廣聞言,心中一動!

倘若能夠兵不血刃的奪下兵權,那麼將來晉升入城主府,也不會和丁岩的舅舅關係鬨的太僵!

甚至還有可能擺脫林度的控製,反客為主,將林度收入囊中,成為自己的一柄利刃!

“潘壯士!手下留情!”腦海中電光火石間分析了一番利弊,韓廣急忙喝道。

聽到韓廣的話後,丁岩心中也是鬆了口氣,眼底劃過一抹陰沉,總算是保住了性命,等自己逃過此劫,去蒼藍城找到舅舅,拿捏這等莽夫還不是手到擒來!

潘鳳聞言,轉頭看向林度。

隻見林度夾起了一塊牛肉,慢吞吞的咀嚼起來,並冇有言語。

於是潘鳳回過頭,腳下一陣重踏,身體頓時如同一顆炮彈般撕裂空氣,轟向了丁岩!

丁岩此時已經完全放鬆了下來,為劫後餘生感到慶幸,猛然間感受到一股凜冽勁風襲來,麵容大變。

根本來不及反應,一道寒芒耀目,“噗”的一聲,竟然直接將丁岩攔腰斬成兩截,鮮血濺了一地!

而丁岩雙手拖著半邊身子,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和驚悚,緩緩地向韓廣爬去!

拖行了一米長的血跡之後終於是徹底失去了性命!

“你!你!你!”韓廣哪裡見過如此情景,此時麵色刷白,渾身都直打哆嗦!

“嗯?”潘鳳則是冷哼了一聲,麵含煞氣的瞪著韓廣!

韓廣手指著潘鳳,卻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潘鳳,不可無禮!快給韓鎮守賠禮道歉!”林度此時“啪”的一聲放下了筷子,輕喝道!

“韓大人,是在下魯莽,讓您受驚了!”潘鳳聞言,滿麵凶光蕩然無存,咧嘴掛上了笑容,臉上充滿了真摯的歉意,朝韓廣拱了拱手。

一股涼氣竄入天靈蓋,韓廣心有餘悸的看了林度一眼,見到他正麵帶笑容意味深長的看著自己,頓時心中一陣哆嗦,腦海中的小心思瞬間一掃而空,磕磕巴巴道:“無,無妨!”

“潘鳳此舉雖然魯莽,但是如此也好,此人舅舅不是在蒼藍城城主府任職嗎?萬一此番離開反將一軍,從中作梗,鎮守大人的升遷一事怕就不好說了!”林度站了起來,徐徐踱步來到了韓廣的麵前!

“主公所言甚是!”韓廣當即朝著林度跪拜下去!

他現在已經徹底明白了,在真正的實力麵前,任何手段都顯得那麼不堪一擊!

更何況,自己的所有心思都冇有逃脫眼前這個年輕人的眼睛,讓他發自靈魂的感到畏懼!

而武正此時也停止了哀嚎,丁岩死了?被攔腰斬斷,這著實是駭人聽聞!

此刻他強忍著劇痛,額頭豆大汗珠滑落。不敢發出一絲聲音,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引起潘鳳的注意,順手將自己給殺了!

“韓大人快起來吧。”林度環視了一圈,接著朗聲道:“三石鎮守衛軍統領虛報士卒名額吃空餉,還私自販賣軍中器械給風淩城!罪行暴露之後更是膽大包天刺殺鎮守大人!”

“多虧了武正副統領剛正勇猛,拚著重傷將之斬殺!”

一邊說著,林度緩緩走到了武正的麵前,蹲了下來,一臉和善笑容:“是嗎,武統領?”

與此同時,潘鳳也提著滴血的佩刀走到了武正的麵前,目露凶芒,死死地盯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