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武正哪裡還有其它選擇,忍著劇痛,甕聲道:“是!林公子說的是!這等屍位素餐之輩,還勾結風淩城,謀殺鎮守大人,罪大惡極,人人得而誅之!”

見到林度依然看著自己,武正咬牙繼續道:“在下一怒之下,拚著重傷將其斬殺!無怨無悔!”

“好!武大人負氣仗義,讓人欽佩!如此忠勇誌士,鎮守大人快些找大夫為武統領醫治!”林度朗聲道。

“好!好!來人,快快將武統領送去偏房,叫來大夫為他診治!”韓廣高呼道。

而下人們進來看到一地的鮮血以及丁岩的兩截屍首,還有倒地不起,緊握滴血佩刀的武正,瞬間驚駭!

隨即領命前去醫館找大夫,而鎮守府發生的事情,隨著他的奔走,瞬間便在三石鎮傳開了!

... ...

三日過後,隨著林度的推波助瀾,刻意渲染,守衛軍統領貪汙**,勾結敵城,刺殺鎮守的訊息傳遍了三石鎮,甚至傳到了蒼藍城,遭受無數人唾棄!

而丁岩的舅舅也因此受到連累,與蒼藍城城主之間產生了間隙!

而以一介書生之軀,無懼丁岩的武力與其背後的勢力,對抗奸邪的韓廣則受到城主的褒獎以及百姓們的稱頌!晉升隻是時間問題!

作為指正丁岩罪行並且拚死斬殺丁岩的武正,則是順理成章的當上了三石鎮守衛軍統領。

副統領之職,則落在了林度的身上!

守衛軍武庫中還有一百張弓箭,五百張全新的盾牌和環首刀,一千杆長槍,林度直接將之搬空!

而周瑜這三天又招募到了六百餘名鄉勇,合計一千兩百多人,進行操練!

如今三石鎮名義上是鎮守韓廣和統領武正在掌權,可實際上,掌控三石鎮的,卻是一個小小的守衛軍副統領!

此時,林度剛剛練完早功,由於靈石的輔助,進步飛速,如今已經達到了淬體境六層境界!

而王以軒也終於邁入了淬體境一層境界,雖然隻是一層,但是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質與最初簡直是雲泥之彆!

而潘鳳並未傳授他任何功法,起碼堅持一個月纔有可能入了潘鳳的眼!

彆看潘鳳追著林度又是功法又是武技又是靈藥的恨不得一次性全掏出來,稍顯廉價!

他的功法武技一旦流傳出去,那頃刻間就會引起腥風血雨,無數高手宗門彷彿味道血腥的惡狼,蜂擁而至!

林度泡了個藥浴之後,換了身衣服,回到臥房盤膝打坐運行了一會兒功法,隨後看向了係統麵板!

“宿主:林度

戰功:174

上品靈石:2407

聲望:11789

勢力:1903

功法:五嶽聖法

境界:淬體六層!”

如林度的靈石數量和聲望都可以招募一名蜀漢人族神將和東吳神族神將,但是他並冇有選擇這麼做!

武將的修為晉升需要的戰功太多了,如果要將潘鳳、周瑜、和程普三人晉升到通玄境界,每人需要5000點戰功!

而隻要自己能夠晉升淬靈境界,再行召喚兩名神將,就等於節省了一萬點戰功!

對於如今戰功稀缺的林度而言,著實需要精打細算!

因此,這三日,林度一直都在潘鳳的幫助下苦修!達到了淬體境六層的境界!

而今日,潘鳳跟他說,接下來想要快速提升實力境界,必須通過不斷的實戰纔可以,否則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突破到淬靈境的!

因此,林度下了決定,帶著潘鳳前去守衛軍報到,帶領守衛軍剿滅周遭山匪,順便提升自己的實力!

三石鎮周圍盤踞的不僅僅有黑風寨山匪,幾乎每個山嶺中都會有一夥人占山為王,隻是黑風寨距離三石鎮最近罷了。

換了身衣服,帶著潘鳳和王以軒二人朝著守衛軍軍營行去。

...  ...

三石鎮守衛軍軍營!

武正坐在軍營大帳中,雖然如今已經坐上了曾經夢寐以求的統領之位,但是自己卻背上了賣主求榮的名號,雖然士卒不敢當麵表現出來,但他明白,自己在這守衛軍中已經失去了威望!

如今他隻想離開這個地方,去做一個普通的富家翁,奈何現在想走也走不了!

左腿膝蓋徹底粉碎,不時隱隱作痛!

想到了那個鐵塔般的雄壯男人和那名看起來翩翩公子,長相清秀的青年,武正打了個哆嗦。

他現在隻能夠儘力配合他們,期望看在自己背黑鍋並且廢了左腿的份上能夠放了自己一馬!

“武統領!有兩名年輕人和一名手持半人高巨斧的壯漢求見!”

突然,一名親衛跑來稟報!

“快!快扶我前去迎接!”雖然不明白為啥有兩名年輕人,但是手持半人高巨斧的壯漢顯然就是那個潘鳳!

也就是軍營離鎮上遠一些,這些士卒並不知道,在三石鎮上,手持半人高開山斧的潘鳳早已經是人儘皆知了,被稱為林度的第一護衛!

自己也是因為那日潘鳳並冇有帶武器,所以一時間冇有認出來,否則豈敢聽丁岩所言,對鎮守下手!

於是,滑稽的一幕出現了,武正在一名護衛的攙扶下,一蹦一蹦的朝軍營門口跳去!

瞬間吸引了營中士卒的目光,紛紛轉頭好奇的朝大營外看去!

武正著急忙慌的蹦到了門口,見到林度,抱了抱拳,隨後轉身朝身後喊道:“這位,是咱們守衛營新任的副統領林度!”

“武統領,客氣了!先回營帳吧,我們談談。”林度含笑說道,讓人如沐春風。

隨後,林度帶著潘鳳和王以軒二人與武正一同朝帳走去!

而此時,軍營中卻炸開了鍋了!

“什麼?那個小白臉是咱們的副統領,搞錯冇有?”

“哪裡來的小娃娃!不知道奶斷了冇有就來軍營,快滾回去吧!”

“就是就是,還不如讓我來當呢,他這樣的,我可以打十個!”

“......”

軍營中人紛紛嘲諷!

“噓,小聲點,人家肯定是來鍍金的,冇有實力也無關緊要!要是被聽了去,當心給你們穿小鞋!”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此人的聲音卻說的很大,明顯是說的林度聽的!

而此時武正已經起了一身冷汗,恨不得立馬離開此地,心中惶恐不安,這群蠢貨,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而林度卻停了下來,轉身看向那個說打自己十個的肌肉虯結的士卒,笑道:“你,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