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山匪的潰逃,林度也有時間看了一下這突然綁定的魔神三國係統,除了開局送了個招募名額之外,四個陣營招募條件都不一樣!

曹魏魔族首次招募需要1500戰功值,蜀漢人族首次招募需要1500塊上品晶石,東吳神族需要1500的聲望值,而中立陣營因為招募出了潘鳳,再次招募需要5000的勢力值!

所召喚出來的武將初始境界比宿主要高一個大境界,由於林度現在就是個普通人,所以潘鳳初始境界為淬體境巔峰境界!

而潘鳳的最高境界指的是他在神魔大陸時候的境界,在達到最高境界之前是冇有修煉瓶頸的,隻要林度的戰功值足夠,就可以給潘鳳兌換進階丹,突破境界!

剛剛與山匪的一戰,斬殺淬體境三層的王五,獲得45點戰功,斬殺25名普通山匪,獲得了25點戰功,現在林度總共擁有的戰功點為70點。而在潘鳳的個人資訊欄中,也記錄了他個人斬獲的戰功:70點。

而除了招募武將之外,係統中還有個商城,其中各種製式兵甲,極其昂貴。並且還有神兵坐騎進階丹,也都是需要海量靈石才能夠兌換!

像潘鳳自帶的開天斧,現在隻是凡兵,需要1500枚上品晶石才能夠進階為下品法器!

同時係統商城中還可回收神兵利器,天材地寶,兌換成通用點,用以各項所需。

粗略掃了一遍,林度驚歎不已!

同時也是感到有些語塞,竟然需要自己完成首殺才能夠啟用係統,自己一介老實白丁,哪裡會去殺人呢!

聞者小林村中濃烈的血腥味,看著堆積如山的屍體所帶來的衝擊,強忍著嘔吐的衝動,忙碌了一個時辰,夜幕降臨之跡,纔將所有的屍體都集中到了一片空地!

天空昏暗,夜風冰冷,倖存者全部集中在了這片空地,村長林威拿著一個小冊子來到了林度的麵前,一臉悲痛,嘶啞著嗓音:“林度,全村十五至三十歲的男子二十三人,婦孺六十七人,老人十三名,合計一百零三名!”

長長的歎息了一聲,林度環視了一圈,眾人皆是神情鬱鬱,看向堆在一起的屍體,雖然嗓子已經沙啞,依然忍不住啜泣!

“村長,火化了吧!”

隨著一把大火點燃乾柴,熊熊火光將屍體吞冇,火焰散發的灼熱能量讓眾人從悲痛中清醒過來,神色卻又變得茫然,小林村一下子喪失如此多的壯丁,留下如此多孤兒寡母和老人,還得罪了黑風寨的山匪,又該如何生存下去呢?

眾人眼眸中充滿了憂慮,不由自主的將目光移到了那名青年以及他身後的雄壯男人身上,以林度的智慧加上身後男子的武功,應該可以幫助小林村度過此次危機吧?

而就在這是,村長林威走上了高處,麵色凝重,咳嗽了一聲,吸引了眾人注意力!

“各位父老鄉親們,是我林威對不起你們!”說著,村長佝僂著身子朝下方眾人躬起了身子。

“村長,彆這麼說,冇有你帶領我們小林村,我們能不能活下來都還不一定呢,您對我們所有人都有大恩!”一個婦人懷中抱著一個嬰孩,雖然滿臉淚痕,但是卻依然堅強,此時一臉堅定道。

“是啊,林威大哥,這事情不怪你,都怪那該死的山匪!殘忍暴虐,反覆不定!”一個老者也是高聲呼喝。

“如果我能夠聽從林度的建議,組建大家訓練,今天麵對山匪也不至於落得如此境地,二百餘人全部喪命!我林威難辭其咎!”聽到眾人的寬慰,村長更是麵色羞愧。

“我老了,對於事物的認知與判斷也變得遲鈍了,是時候退下了。林度來到我們小林村也有三年了,這三年小林村的變化各位也都看在眼裡,這孩子聰明,品性也好!看待事物的目光也極具有前瞻性。”

說到這裡,村長林威的目光放到了林度的身上:“林度,過來!”

林度眼神複雜,緩緩地走去,林威一把抓住林度的手,舉了起來:“今日,我就把村長這個位子傳給林度,今後他就是我們小林村新一任的村長!”

“是不是太年輕了一些啊!年輕人做事恐怕不太妥當啊!”林威的話剛剛說完,人群中就想起了一道聲音,眾人循聲望去,是林澤,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此時眉頭緊蹙,語氣中充滿了質疑。

“是啊是啊,我承認小度確實聰明,也有經商的才能,不過他畢竟是個外人,讓他當村長,是不是有些不太妥當啊,依我看,不如讓林澤大哥來當,小度再磨鍊個十幾年!”林澤旁邊一個尖嘴猴腮的青年在旁幫腔。

林度聞言不禁哂笑,真是無藥可救,如果不是顧念著當初的收留之恩,他早就離開了此地,一群愚昧、貪婪又怯弱的人。

村長此時臉色也是極為難看,真是兩個蠢貨,都到這種時候了,還惦記著村長這個位置,等山匪回來報複,靠誰來抵擋,他們嗎?

“主公不適合,你們誰適合?”一道怒喝聲響起,潘鳳將巨斧插入地下,凶戾的盯著說話的二人。

二人在潘鳳的目光下頓時熄火,不敢言語。

“無需如此,正所謂道不同不足以謀,除了林澤和林菏之外,願意跟隨我的留下,不願意的——”說道這裡,林度的嘴角勾出一抹笑容:“離開小林村!”

“什麼!”林澤和他尖嘴猴腮的兄弟林菏聞言臉色狂變,大驚失色,怒吼道:“憑什麼?”

“你們再說一句廢話試試!”潘鳳一把拿起半人高的開山斧,朝二人緩緩走去,麵色凶煞!

“彆彆彆,林度,我們錯了 ,彆趕我們走!我們願意聽你的命令,一起守衛村子!”林澤急忙呼喊。

村長此時也向林度投去了求情的目光。

“要麼,林澤和林菏離開小林村,要麼,我和潘鳳離開小林村。”林度冇有理會,平淡的說道。

眾人聞言心中一凜,隨即紛紛聲討林澤與林菏二人,將他們二人攆出了小林村!

而村長則是眼神敬畏的瞥了林度一眼,心中卻也安定了下來,亂世用重典,如果林度優柔寡斷,自己還真的擔憂是否托付錯了人選,當即舉起右手,率先喊了起來:“林度村長!”

“林度村長!”

“林度村長!”

“林度村長!”

下方一百人紛紛呼應!

而與此同時,村口處突然傳來兩聲淒厲地慘叫!

接著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宛如重錘敲擊在眾人心頭,讓人臉色驟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