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淩城,城主府!

一佝僂著腰,麵部充滿溝壑,眼窩深陷的老者,拄著一根烏木杖,站在大殿之中!

肩膀上麵一條碧綠色的小蛇不斷的吞吐著鮮紅的信子,老者擠出一絲笑容,嘶啞著嗓音道:“城主大人,宗主有令,奪取蒼藍城三石鎮!”

大殿正上方坐著一名枯瘦的中年人,氣息虛浮,明顯是酒色無度!

此時懷中躺著兩名美豔女子,一邊吃著纖纖玉指遞來的水果,一邊左右齊手,聞聽老者此言,連忙點頭:“好好好,墨塵長老看著辦就好,我這就讓梁寬將軍準備!”

對於城主的反應,老者甚是滿意,低沉的笑了兩聲:“那我就先離開了!”

隨即緩緩地離開了了大殿肩膀上的碧綠小蛇遊走到了烏木杖之上,好奇的打量四周!

老者走後,虛浮的中年人眼中閃過片刻沉思,隨即被一抹猩紅代替,朝著一旁美豔女子撲去!

背過身離開大殿的墨塵長老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 ...

一轉眼,七日過去!

周瑜又招募到了一千四百餘名鄉勇,而程普那邊每日穩定增加四百多枚上品靈石,但是聲望的提升已經降了下來,如今每天隻增加二三百!

林度默唸了一聲係統,隨即,一道光幕浮現在了林度麵前。

“宿主:林度

戰功:1457

上品靈石:5234

聲望:12307

勢力:3503

功法:五嶽聖法

境界:淬體七層!”

中年美婦在審訊中身死,通玄境七重的修為,為林度提供了1285點戰功,而從她的口中得知,冷蛇宗將會通過戰爭的方式拿下三石鎮,從而占據靈石礦脈!

聽到這個訊息,林度突然放心了不少,他最怕的是冷蛇宗將靈石礦脈的事情散播出去,到時候各大勢力紛紛下場,自己隻能夠無奈捨棄了!

在七天的訓練之下,陸續淘汰了五十多人,原本守衛軍人數還剩下五百多人,又陸續從周瑜訓練的士卒中輸送了四百餘人,湊齊了一千人編製!

如今的守衛軍,由於武正終日以養傷為由不問事務,所以士卒也都是習慣了林度全權主持大局!

守衛軍校場,一千名守衛軍士卒整齊劃一的列隊站好,身軀筆挺,和之前氣質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步青雲、林海、林峰、林方皆被任命為百夫長,各領一百士卒,又從原本的守衛軍中選拔出六人成為百夫長,各領一百士卒!

值得一提的是,周大壯自從那日被林度打趴下後,對林度十分信服,成為了他的忠實擁躉!訓練也很積極,也被林度提拔為了百夫長!

林度身著鎖子甲,立於高台之上,英姿勃發,器宇軒昂!

連日來的操練讓他身上的書生氣息減弱很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堅毅,英挺的氣質!

而在林度的身後則站著潘鳳和王以軒二人!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作為三石鎮的守衛軍,我們不僅僅肩負著三石鎮的安慰,同時還肩負著維持蒼藍城的安定!”

“盤踞在三石鎮的黑風寨是滅了,但是還有許多山匪為禍四方,你們告訴我,改則麼辦?”

林度長劍指天,問道!

“殺!殺!殺!”

“殺!殺!殺!”

“殺!殺!殺!”

“......”

一瞬間,殺氣盈野!

遠在統帥營帳中的武正聽到如此聲勢,心中不禁一顫,自他來到守衛營,還從未見過如此聲勢!

正應了那句古話: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林度左手一壓,場麵瞬間安靜了下來!

“在三石鎮、集鳳鎮和西張鎮三鎮的中心,有一座山脈,名叫五元山!五元山上盤踞著一支殘暴的山匪,叫做‘血鴉會’!”

“什麼,血鴉會!我們這一千來人,行麼?”

“兄弟,你聽說?說來聽聽!”

“聽彆人說過,血鴉會據說有兩千多人,盤踞在五元山多年!易守難攻,平時劫掠來往商隊,乖乖配合還好,不配合就殺了喂血鴉!”

“這麼大規模,蒼藍城不管?”

“管?當然管了,每年都要進行三次剿匪,隻不過每次都以失敗告終罷了!反正血鴉劫不到蒼藍城的身上,隻是苦了我們這幾個鎮子罷了!”

“......”

下方眾人議論紛紛!

“此次剿匪行動,由三石鎮牽頭,與集鳳鎮、西張鎮三家聯合行動,共計三千餘人!”

“此戰要徹底剿滅這顆毒瘤!還百姓一個安寧!殺!”

林度高喝道!

“殺!殺!殺!”

“殺!殺!殺!”

“殺!殺!殺!”

“大軍開拔!”隨著一聲高喝,一千人的隊伍浩浩蕩蕩的朝著五元山行去!

本來林度是想要先找幾個小型山寨練練手,但是如今一股危機感環繞,時不我待!

林度需要儘快的斬獲戰功,然後趁勢獲得統領之職,再將韓廣運作到蒼藍城,自己則趁勢上位,成為三石鎮鎮守!

屆時勢力值以及聲望都將大幅度增加,並且有更大的自主權,能夠更好的發展勢力!

一路疾行!

終於在日落之時趕到了五元山腳下,由於三石鎮距離五元山最近,因此林度等人是最先到達的!

集鳳鎮和西張鎮的人過來估計要到後半夜了。

到達之後,選了個開闊之地搭建營帳,埋鍋造飯。

同時,派出斥候入山打探!

坐在營帳中,林度坐在守衛,潘鳳和王以軒站在兩側,剩餘十名百夫長分列左右。

“集鳳鎮和西張鎮兩家人馬到來估計要後半夜甚至是明天!今晚十分危險,需要做好準備,防止對方襲營!”林度緩緩說道。

“是!”眾人應道。

“具體佈置由潘鳳來安排!”林度想了想,說道。

在戰略上自己還有些想法,但是真正行軍佈陣自己就冇有經驗了,還是交給潘鳳安排的好。

......

而此時,五元山!

“大當家,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血鴉會的暗哨急忙喊道!

此時,大當家正在和自己十七名兄弟飲酒作樂,他們十八人皆是實力強橫的武者!自稱十八血煞!

“什麼不好了!說不出個子醜寅卯,我將你剁碎了喂血鴉!”大當家橫眉一皺,重重的一拍桌子,憤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