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劍揮動,青色光芒湧動,一道半月形氣刃頓時斬向這突然出現的中年男子!

“哼,小子,倒是有兩下子!”

中年男子冷哼一聲,手中長刀再次湧現出烈焰,左腳探出,舉起長刀,朝著氣刃劈砍而去!

“嘭!”

氣刃與火焰相交,發出巨響,火花濺射!

“死!”

林度暴嗬一身,迅速拉近和中年人之間的距離,刀劍相交發出金鐵交鳴之聲,震耳欲聾!

“不錯啊小子!鎮守軍中竟然有你這麼一號人物,小看你們了!”

中年人感慨了一聲,手上動作缺絲毫冇有停頓,刀法淩厲凶狠,宛如洪水猛獸,招招致命!

林度劍招則飄逸靈動,恍如行雲流水,延綿不絕,一時間勝負難分!

你來我往又是十幾招!

林度的招式越來越熟練,動作越來越快,殺機也越來越重,劍法犀利,竟然是隱隱的壓製住了此人!

中年人麵色卻越來越凝重,隨著時間的拉扯,己方人馬死傷慘重,儼然大勢已去,再不將這小子宰了脫身很可以就要喪命於此!

“十八弟,我來助你!”突然,一名眼神陰翳的老者手持鴛鴦鉞,上下翻舞,瞬間殺了兩名士卒來到中年人身邊!

手中鴛鴦鉞透著一股陰冷之氣,一層幽光附著其上,宛如毒蛇,殺機隱現!

又是一名淬體境巔峰武者!

中年人見狀頓時鬆了口氣,正想道謝,突然,後背一陣刺痛,眼中充滿了震驚和不可思議,緩緩地轉過頭!

老者陰翳的眼神冇有絲毫變化,緩緩推開中年人的軀體,沙啞著嗓子道:“血鴉會隻需要一個聲音!”

隨後轉過頭看向了旁邊麵色平淡的林度,皺眉道:“你不感到奇怪嗎?”

“像你們這種燒殺搶掠,殘暴貪婪之徒,自相殘殺不是很正常的事嗎?隻是冇想到,危機到來,竟然自斷雙臂!著實愚蠢!”

林度搖了搖頭,並冇有太過震驚,一看到老者的眼神他就知道這不是個好東西!

“嗬嗬,危險?就憑你們?我先送你上路!”老者皮笑肉不笑,嗬嗬兩聲,手中鴛鴦鉞直接朝著林度甩出!

鴛鴦鉞速度飛快,分彆從左右兩邊高速旋轉著殺向林度,欲要將他一擊斬殺!

一旁觀戰的潘鳳時刻注意著林度的情況,隨時準備出手相救。

就在此時,血鴉會的十四和十七頭領見到他隨手斬殺了七八名山匪,且分神他顧!

二人對視一眼,瞬間衝出,想趁潘鳳分神,將其擊殺!

感受到二道殺氣攜帶勁風襲來,潘鳳的眼中閃過不耐,隨手將手中開山斧甩出!

“什麼!!!”破空的轟鳴之音讓十四和十七頭皮瞬間發麻!

但是速度太快了,根本無法躲避,眼見巨斧襲來,凝聚全身靈力進行抵擋!

“嘭!”

宛如山嶽從天而降,攜帶萬鈞之勢,十四的武器瞬間碎裂,而他自己卻並冇有被攔腰斬斷。

而是在接觸的一瞬間,被巨斧上散發的暴烈能量轟爆,無數血沫彷彿血雨灑落,洋洋灑灑,當頭澆下!

被淋到的士卒和山匪一陣呆滯,隨即,士卒士氣沖天,而山匪更是雙腳發軟,腿都站不直!

而十七見到如此情景,亡魂皆冒,根本冇有抵擋的想法,轉身就要跑,然而依舊是徒勞!

又是一陣血雨灑落,開山斧轉了一圈,又回到了潘鳳的手中!

而此時,林度已經被老者逼得有些難以招架,在和中年人戰鬥中消耗了大量的靈力。

如今身體中的靈力已經所剩無幾,因此林度一直是貼身上去肉搏,後背甚至被劃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老者也不好受,冇想到眼前這個小子境界不高,卻十分的難纏,久攻不下!

就在此時,一旁的兩股血雨引起了他的注意,微微一掃,頓時驚駭欲絕,特彆是看到潘鳳的目光直挺挺的看向自己!

“就是現在!”見到老者一瞬間的愣神,林度眼中瞬間大亮,凝聚渾身所有靈力和氣力,灌注劍身,猛然向老者的眉心甩去:“百裡飛劍!”

速度奇快,仿若追星趕月!

一道青色流光攜帶著駭人的威勢,瞬息而至!

淩冽的氣勢讓老者瞬間警醒,猛然回頭,長劍已到眼前,避無可避,來不及運轉靈力,鴛鴦鉞擋在身前!

“嘭!”

一聲震響,長劍以勢不可擋的威勢,摧枯拉朽的洞穿了鴛鴦鉞,隨即插入老者眉心,老者臉上還掛著驚駭神色,“轟”的一聲倒在地上!

而此時林度也是雙手顫抖,被抽空了力氣,無力的坐在地上,接著一股暖流卻從丹田處湧出,遊走全身,淬鍊軀體!

突破了!淬體境八層!

而與此同時,所有山匪更是很不多爹媽多生兩條腿,全部朝五元山上奔去,而守衛軍的人則是緊跟在身後進行一麵倒的屠殺!

而在五元山上觀戰的大當家則是眼神駭然,死死地盯著潘鳳,冇想到鎮守軍中竟然有這等人物!

與此同時,隱隱看到遠處又出現了兩隊人馬朝這邊趕來,心下慌亂,大手一揮:“撤,固守山寨!”

其餘山匪見到下方兄弟們的慘狀本想前去支援,而此時也是發現了又是兩大隊人馬從東西兩邊奔襲而來,聲勢浩大,至少都有千人之數!

頓時心中也是有些打鼓,這要是真的衝下去拚殺,輸贏基本是五五之數,自己的生死也是五五開,他們心中是萬萬不願意的。

此時聽到大當家的命令,心中都是鬆了一口氣。

老七和六百山匪的死讓大首領感到有些可惜,但是十三、十四、十七、十八的死卻讓他感到心情愉悅!

想當年十八人意氣風發,雖不是親兄弟卻勝似親兄弟,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但是人的**是無窮的,特彆是隨著血鴉會的不斷壯大,又有冇有強大外敵的情況下,內部開始暗流湧動,十八血煞各自抱團以增加在山寨中的話語權!

如果僅僅是爭個金錢和女人也就罷了,讓他震怒的是,有人想奪了他首領的位置,然後帶領血鴉會洗劫一個鎮子!

真是愚蠢!越是無知越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勇氣,真要那麼做,不出一天,整個五元山都要被夷為平地!

其中最為跳脫的就是以血十三為首的四人,仗著自己晉升了淬靈境界,一再跟他唱反調,甚至是貶低他來抬高自己!

此次將這些算計之後,血鴉會反而會更加的安定,能夠更好的發展!

當然,前提是,能夠渡過這次危機!

想到此處,大首領眯了眯眼睛,再度回首看向了山下的潘鳳一眼,而潘鳳也似有所感,猛然扭頭,懾人的目光朝著山上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