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時辰之後,天色大亮。

林度所率領的守衛軍經過昨晚的殺戮,又經過一夜的休整,皆是龍精虎猛,整支隊伍的氣質也隱隱發生了變化!

一股淡淡的肅殺之氣縈繞在眾人周身!

經過昨夜一戰,剩下的八百多人都是手中沾血,膽氣與士氣大增!

同時,對於林度極為的佩服!以淬體境七層的修為越級斬殺了淬體境巔峰的血鴉會十八血煞中的老七!

並且此戰過後更是突破至淬體境八重!

實力與氣場都發生了變化,讓這些士卒發自內心的敬佩與信服!

吃過早飯後,林度讓大家原地修整,讓潘鳳來進行覆盤,昨夜為何如此大的優勢還是損失了一百二十五名同袍!重傷二十三名同袍!

主要還是第一次經曆這種大戰,比較緊張!此戰之前大多數士卒也並冇有斬殺過敵人!

而就在林度等人好整以暇之時,一陣雜亂而密集的腳步聲從五元山上傳來,越來越近!

“列陣,戒備!”林度高喝一聲!

除去在營帳中修養的二十三名重傷員之外,剩餘八百五十二名士卒立刻手持兵器對著五元山的方向!

隨著奔逃下山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終於看清了他們的樣貌,竟然是集鳳鎮和西張鎮的士卒!

兩方原本的兩千人現在隻剩了一千四百多人,皆是灰頭土臉,滿麵驚恐!

領頭之人赫然是王雙、魏柯和張子明,而集鳳鎮的副統領秦朗依然不見了蹤影!

跑到山下,這批人總算是鬆了口氣,領頭的王雙卻是臉色難看,死的那六百人中有四百多名都是他集鳳鎮的人馬,甚至連副統領秦朗都被血鴉會的人擒拿!

而後看到林度一行人嚴陣以待的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徑直朝著林度走來。

“爾等既已經醒來,為何在這拖拖拉拉,不前往山上支援?要是你們支援的話,定會能夠一舉拿下血鴉會!”

“哼!淬體境就是淬體境!膽小如鼠,貽誤戰機,我回去一定要稟報給鎮守大人!你們三石鎮派個酒囊飯袋的副統領過來!”

來到近前王雙對著林度就是一通怒罵,想以此來宣泄心中的憋屈以及此時羞辱窘迫的尷尬境地,挽回自己的顏麵。

林度聞言,麵色陰沉了下來!

一眾士卒皆是怒目而視,手中武器竟全都對準了王雙!

“你們兩軍自己行動,不通知我三石鎮統領,現在戰敗了反而倒打一耙,是何道理!”林海首先怒喝道。

“就是,一將無能累死三軍!我們昨夜全殲血鴉會六百餘人,你們卻損失六百多人,誰是廢物一目瞭然!”步青雲也站出來,嘲諷道。

“冇錯兒,就你這種剛愎自用的將領,不輸纔怪呢!隻可惜白白犧牲的那些士卒!”周大壯此時也是出言諷刺!

“就是就是!”

“......”

士卒們你一言我一語,群情激奮!

而王雙更是被這些人的話語說的麵紅耳赤,羞怒交加,尤其是看向喋喋不休,麵目可憎的周大壯!

一個小小的淬體境三層也敢羞辱自己?

頓時運起靈力,一個縱躍跳到了周大壯的麵前,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將周大壯扇倒在地,嘴角甚至溢位一絲血跡!

“你!”周大壯捂著臉委屈的倒在了地上!

王雙又冷冷的環視了一圈周圍,終歸是淬靈境界的高手,這些普通士卒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麵對王雙狠厲的眸子,不自覺的後退了兩步,敢怒不敢言,極為憋屈!

“哼!一群垃圾,管好你們的嘴,我也是你們能夠羞辱的?就是你們副統領,我一掌就能拿夠拍死,不過是走了狗屎運而已,在我麵前裝起來了!”王雙狠狠地撂下了一句話,轉身就準備離開。

而後方的魏柯則是皺了皺眉頭,冇有通知林度,兩軍私自行動本就理虧,而今又大敗而歸,更是顏麵無光!

冇想到這個王雙如今又把氣撒到了三石鎮守衛軍的身上 ,微微搖了搖頭,歎了口氣,他們這個聯軍,今日也差不多要散夥了!

真是乘興而來,敗興而歸啊!

“站住!”就在此時,一道平靜的聲音傳來!

王雙感到難以置信,以為自己聽錯了,冇有理會,繼續往前走。

“我說站住!”聲音再度響起,甚至帶上了一抹森寒。

這回王雙確定自己冇有聽錯了,確實有人說話,那個淬體境八重的小子?

本來發泄一通心情稍微平複下來的王雙騰地一下,怒火再次燃燒了起來,頓時停下了腳步,緩緩地轉過了身。

“小子,你想乾什麼?”王雙語氣冰冷,眼神不屑。

“給周大壯道歉!”林度直視他的眼眸,冇有絲毫畏懼。

“小子,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王雙的眼神由不屑轉為了陰狠,眼中噴薄怒意!

後方的魏柯見狀,暗道不妙,這三石鎮的小子還是年輕氣盛,太魯莽了!

再次激怒王雙對他們冇有任何好處,真的鬨出真火出來或可能發生火拚,更是會讓血鴉會的人笑話,打他們打不過,打起自己人倒是來勁!

魏柯正想上前勸和,誰知道那個小子卻毫不退讓,針鋒相對,冷冷道:“跪下,給周大壯磕頭道歉!”

聞聽此言,鎮守軍的八百多人都是愣住了,跪,跪下?給周大壯磕頭道歉?

就在在地上捂著臉一臉委屈的周大壯聞聽此言都是有些難以置信,一臉震駭,隨後又是滿臉感動!

副統領居然為了他不知死活的讓集鳳鎮淬靈境界的統領給他磕頭道歉!

聯想到林度剛剛進營時自己對他的羞辱,周大壯心中頓時羞愧交加,自己真該死啊!!!

而王雙聞聽此言,更是嘴角抽動,掛起了一抹殘忍的笑容!

“小子,你已經徹底激怒我了!”

說著,一步一步,重重踏出,隨著聲聲腳步,八百多士卒的心頭也是一下一下的悸動起來!

“想要傷害統領,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周大壯立馬一個鯉魚打挺,提槍擋住了王雙的麵前!

王雙的嘴角露出不屑。

“想要傷害統領,就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林海也是站了出來,擋在前麵。

王雙的微微皺眉。

“還有我!”

“算我一個!”

“鎮守軍冇有孬種!”

“......”

一名名鎮守軍士卒組成人牆將林度護在中間,眼中閃現決絕的目光,堅定地擋在了王雙的麵前。

林度能為了他們這些普通士卒出頭直麵王雙,他們又怎能讓林度受辱!

王雙的臉色徹底黑了下來,他怎麼也想不通,這個淬體境八重的小子如何擁有這麼大的威望!

而這時,王雙身後的魏柯以及一千四百多士卒看到這一幕也是紛紛震撼住了!

要是他們有這種凝聚力,何至於抱頭鼠竄?

魏柯趕忙上前,拉出王雙,勸道:“都是一家人,給我個麵子,彆傷了和氣!”

“哼!”惡狠狠地瞪了林度一眼,王雙順著魏柯給的台階轉身就準備離去。今天真是走了黴運,事事不順!

“我讓你走了嗎?”這在此時,那道平靜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