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懸空,眾人吃過午飯,稍作歇息,便開始朝著五元山上進發!

山中樹木繁多,枝繁葉茂,因此一行人並不覺得熱!

近兩千人,攜帶著為袍澤複仇的意念,朝著山上摸去!

“魏統領,早上你們是如何失利的?”一邊朝山上行去,林度一邊發問。

“今日本想趁早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冇想到他們早有防備!佯裝不敵,待我們殺進營寨中,麵對的卻是無數血鴉,皆達到了淬體後期境界,凶暴異常!”魏柯說到此處有些心有餘悸!

如果是人的話他們還好對付,可是這些血鴉速度極快,攻擊機又強,還能夠飛行!

除非同樣達到淬體境後期境界,纔有可能縱身一躍斬到那些血鴉!

林度聞言,心中一突,血鴉?這是什麼東西,他還真冇有見過。

見到林度有些疑惑,魏柯又笑道:“就是一群血紅色的烏鴉,應該是異種,不過如今有這位潘鳳壯士,這些血鴉也就不足為懼了!”

林度點了點頭,半個時辰後,一行人來到了山寨的門口!

“哈哈哈,那群喪家之犬又上來找死了!”有山匪聽到動靜,猖狂笑道。

“正愁冇有將你們全部絞殺呢,冇想到又來送死,一群敗犬!”有山匪不屑道。

魏柯聞言,麵色陰沉的彷彿能滴水,接過親衛遞來的一張大弓,直接取出兩根箭矢,搭在上麵!

眼神犀利,標準了兩名把守宅門的山匪,緩緩地拉動弓弦,漸漸地拉了個滿月!

“死!”隨著一聲低喝,右手輕輕鬆開,“嘣”的一聲,兩根箭矢如長虹貫日,急速射了出去!

“噗!噗!”伴隨兩道箭矢入體的聲音,兩名山匪應聲倒地!

“好!”林度讚道,冇想到這魏柯竟然還有如此一手箭術!

而就在此時,山寨的大門緩緩的敞開,彷彿一隻巨獸張開了大口,展現獠牙,準備吞噬血肉。

魏柯轉頭看了林度以及他身旁的潘鳳一眼,麵色凝重!

林度點了點頭,直接站起來,手執長劍,麵露堅毅之色:“走!”

既然山匪都無所畏懼,那他又有何懼!

由四百名刀盾手列陣舉盾走在最前麵,槍兵隨後跟上!

踩著鏗鏘堅定的步伐,眾人踏入了山寨,一片開闊,一名身高八尺,絡腮鬍,虎背熊腰的中年漢子高坐在高台之上!

在中年漢子身邊,站著一名身材消瘦,麵色蒼白的青年人,眼神冷漠!

而在二人身後,則站著十一人,看身上氣息,至少都是淬體境巔峰境界!

而在高台後麵,則是兩千餘名山匪,手持利器,殺氣騰騰的注視著他們!

“嘶!”魏柯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王雙攻寨時,可不是這幅情景,甚至連個人影都冇有,隻有一群血鴉,哪有這種嚴陣以待的架勢!

坐在上首的絡腮鬍男子忽然起身,眼神看向下方的林度和潘鳳身上,朗聲道:“各位,我與你們三石鎮可謂是井水不犯河水!侵擾你們的是黑風寨山匪,當然如今已經被你們剿滅了!”

“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退去,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保證,今後也不會進犯三石鎮分毫!”

魏柯聞言,麵色劇變,什麼?血鴉會的首領居然對這個青年低頭了?

這簡直讓他大跌眼鏡,不過仔細一想,也是合情合理,以林度手下潘鳳的實力,這些人確實不是對手!

於是魏柯又轉頭看向了林度,不知道他有何想法。

林度麵帶淡淡笑意,平靜道:“自古官匪不兩立!你這是讓我和你們同流合汙,沆瀣一氣嗎?”

絡腮鬍男子聞言並未惱怒,而是繼續道:“如果你們就此退去,我願意每年拿出血鴉會兩成的收穫相贈!”

魏柯聞言頓時不淡定了,如果僅僅是忌憚,服軟,他能夠理解!如今這已經是近乎低三下四的求和了!

林度聞言,皺了皺眉,雖然不明所以,但他不相信一個盤踞十餘年的山匪會做出這種屈辱的讓步!

難道僅僅是因為潘鳳的實力?不可能!潘鳳晉升通玄境巔峰的事情隻有自己才知道!

這些頂多猜測潘鳳屬於淬靈境中比較強悍的任務罷了!

那他們這麼做的目的是?

拖延時間!對!他們在拖延時間!

林度眯了眯眼睛,嘴角掛起一絲笑意,平靜道:“你這是在拖延時間嗎?”

絡腮鬍男人聞言,麵容一頓,隨後咧嘴露出笑容:“你很聰明!不過我剛剛說的也是真心實意的,全部作數!”

“放箭!”

林度卻冇有再多言,直接冷冷的低喝一句!

三百餘名弓箭手立刻挽弓朝著對麵齊射!

絡腮鬍男子的臉色也變得陰沉了下來,揮了揮手,也是爆喝一聲:“給我殺!”

於是,絡腮鬍身後的十一名高手與身後兩千餘名山匪齊齊衝向了殺向了林度一方!

隻來得及一輪齊射,大約射殺了六七十人,山匪已經殺到了眼前,林度也是拔出長劍,吼道:“殺!”

隨即,一馬當先,迎著人流殺去!

一腳踹翻一人,隨即一劍穿喉,接著抽刀,側身躲過襲擊,隨後反手一劍揮下,見血封喉!

林度宛如殺神降世,一瞬間斬殺了三名山匪!

而與此同時,兩道氣勢洶洶的身影向他襲來,正是十八血煞中的另外兩人,一人獐頭鼠目,手持鐵鞭;一人短小精壯,手中兩把剔骨刀!

擒賊先擒王的道理他們也懂,直奔這林度殺來!

當然,這是潘鳳有意放到林度麵前的,否則,這兩人早已是潘鳳斧下亡魂!

而魏柯也和一名淬靈境界的首領纏鬥在了一起,張子明也被兩名淬體境巔峰的首領圍殺!

而潘鳳,則是同時麵對兩名淬靈境界,三名淬體境界首領的圍攻!

林度反手斬殺了一名山匪,突然感受到兩道煞氣襲來,頓時扭頭,隻見一獐頭鼠目的山匪甩出長鞭,在空中幻化出黑蛇虛影,竄向自己!

而另外一道短小身影則是一個驢打滾來到自己腳邊,手中剔骨刀削向腳踝處!

林度往地上一踏,瞬間躍起躲過了剔骨刀,隨後目光如電,一腳踏在黑蛇頭頂,順勢借力,一個箭步,直接衝到了獐頭鼠目男子的麵前!

“什麼!”男子眼睛瞪大,瞳孔緊縮,隻看到一點寒芒瞬息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