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不!”根本來不及反應,獐頭鼠目的男子就看到了自己的後背,瞬息間,已經是人頭落地!

一股鮮血從脖頸激射,而此時,短小精壯的男子也是愣在原地!

林度回首,犀利的眼神看向了他,頓時,短小男子感覺到了一股死亡的危機感,彷彿被猛獸給盯上了!

下意識就想要轉身逃走,但是將後背留給敵人無疑會死的更快!

於是他咬了咬牙,凝聚渾身靈力,目光死死的盯著林度,雙目血紅,怒吼道:“兩儀剪!”

隨即,將手中兩把剔骨刀甩出!

兩把剔骨刀分彆從左右高速旋轉激射而出,途中還斬殺了三名士卒,濺起朵朵血花!

在距離林度一米時,左右兩邊的剔骨刀忽然朝中間彙聚,以鮮血為紐帶重合在了一起!

接著,一把血紅色的巨大剪刀,蘊含無窮銳利殺氣襲向林度!

林度麵色也凝重了起來,右腳後撤,同時也是蓄力,手中長劍青光彙聚,就在剪刀虛影到達林度眼前之時!

“長虹貫日!”林度輕喝一聲,手中長劍直直刺出!

“嘭!”

刀劍相交,一道青色劍氣從劍尖處激射而出!

勢如破竹直接將剔骨刀形成的兩儀劍洞穿,接著餘威不減,激射向短小男子!

“什麼?不,我不要死!”短小男子一臉驚恐,此時躲閃已來不及,迅速從身邊抓起了一名山匪擋在自己麵前!

“噗!”

摧枯拉朽的,青色劍氣直接從二人身上穿過!

帶著一臉驚恐,粗短男子,死!

一瞬間,越級斬殺兩名淬體境巔峰的武者,讓周圍山匪心驚膽戰,不敢上前!

林度看了看手中廢掉的第二把長劍,搖了搖頭,隨手從地上撿起一支。

環視周圍一圈,隨後朝張子明方向衝去,此時,張子明的身上已經有好幾道傷口,險象環生!

見到林度瞬間斬殺了兩名淬體境巔峰武者,潘鳳嘴角露出笑容,也不再留手!

“爺爺不陪你們玩了,開山斧法,給我死!”眼中神色一變,凶芒畢露,宛如天上降太歲,凶威凜凜!

手中開山斧直接盪開了五名山匪頭領的武器,然後一股與林度青色光芒同出一脈但是卻更是狂暴,劇烈的青色能量翻湧而出!

彙聚在了開山斧之上,隨著潘鳳奮力一甩,斧影翻飛,獵獵破空聲震天!

開山斧在空中瞬間變成了三把,彷彿絞肉機一般,所過之處,儘是碎肉翻飛,血漿四濺!

頃刻間,圍攻潘鳳的五名首領,死!

高山上端坐的絡腮鬍男子見狀一臉驚懼,這個莽漢實力竟然如此恐怖!

就在他心中不安之時,身旁的消瘦青年附耳寬慰道:“大哥,快了,快了,屆時我們可以將他們儘數誅滅!我們以後也不用受製於人了!”

絡腮鬍聞言,點了點頭!竟是逐漸的平靜了下來,冷漠的看向下方的殺戮!

而場中的占據也漸漸的變成了一麵倒的屠殺,林度幫助張子明斬殺了兩名淬體境巔峰的山匪頭領!

而潘鳳也幫助魏柯將兩名淬靈境的山匪擊殺!

剩下的都是一些實力普通的山匪,實力最高的不過是淬體境一二重罷了,大部分都冇有踏入武者的門檻!

殺戮在不斷的繼續,慘嚎聲喊殺聲響在山脈上空不斷的盤旋!

眾人皆是殺得雙目血紅,狀若瘋魔!

如果有人在高出俯視,便能夠發現,地上的血跡竟然是形成了一個詭異的圖案!

半個時辰後,殺戮終於結束!

兩千餘名山匪、十一位山匪首領全部斬殺殆儘!

兩千餘名士卒,而今也隻剩了下一千五百餘人!

眾多士卒癱坐在地上休息,大口的喘著粗氣,麵容都已經麻木了!

而此時,林度等人也是回過神來,看向了老神在在坐在高台上的絡腮鬍男子和他身旁的消瘦男子,信心隱隱感到不安!

“啪!啪!啪!”絡腮鬍男子緩緩地拍動手掌!

“厲害!確實厲害!冇想到蒼藍城下屬的鎮守軍竟然如此厲害!”

“不過可惜,今天,你們一個也彆想活著回去!”

絡腮鬍男子麵容一肅,冷聲道!

“什麼?這人是失心瘋了吧,手下都被我們殺光了,說這話?”

“多半是承受不了失敗的打擊,因此發癲了!”

“冇想到,凶威赫赫,盤踞蒼藍城十數年的山匪竟然被我們給剿滅了!”

“......”

士卒們不以為意,而林度等人卻是皺起了眉頭,他們可不認為此人是被嚇傻了,嚇瘋了!

隻見絡腮鬍身後的消瘦青年此時,嘴角卻掛上了一抹詭異的笑容,陰冷道:“血鴉魔君!出來吧!”

說著青年高呼,數百隻血色烏鴉出現在了眾人頭頂,魏柯見狀,對林度說道:“林統領 ,這就是那群血鴉,不過,這些淬體境血鴉又有什麼用呢?”

林度也是皺緊眉頭,事情不定不回這麼簡單!

“飼以精血,養汝魂靈!

百鴉相彙,魔君化形!”

隨著消瘦青年尖聲呼喝,林度等人腳下鮮血儘數蒸騰,化為絲絲血霧,緩緩的向空中凝聚!

眾人紛紛驚慌失措,未知的才更令人感到恐懼!

林度心中暗想,如果能夠將這些淬體境血鴉儘數殺滅,應該就能夠破解如今的詭異局麵!

奈何血鴉處在高空數十米,即便是潘鳳也無法碰到!

潘鳳此時也是麵色凝重,調動渾身靈氣,緊緊地護在林度的麵前!

隨著血霧蒸騰,空中的數百隻血鴉紛紛自爆,血紅的羽翼紛飛,卻並冇有落下!

縷縷血氣從每一具血鴉身體中湧出,並且鯨吸著氤氳而上的血氣,緩緩地彙聚融合!

血色羽翼也不斷的融合,並且經過血氣的滋養,看起來更加的豔麗,更是有一種華貴之感!

一刻鐘後!

在絡腮鬍和消瘦青年的期待之下,在下方士卒的惴惴不安之下!

一隻新的血鴉誕生了,雙眼血紅,帶著一種攝人心魄的詭異!渾身羽翼則從原本的豔紅變為暗紅!

彷彿乾涸的血漬一般,同時帶著一股肅殺之感!

“吾名:血月!”

這隻血鴉環視了一圈,竟是口吐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