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烏鴉聲音沙啞,眼睛中流露出一抹高傲之意,彷彿視下方眾人為螻蟻一般!

渾身散發著睥睨一切的氣勢,甚至對於他的召喚者,那名消瘦青年,也冇有絲毫敬畏!

下方之人感受到他身上可以散發出來的威勢後,都是渾身顫抖,滿臉驚恐!

而潘鳳和林度的麵色則是有些古怪。

“是你將我召喚過來的麼?本大爺可以滿足你三個願望!”血月沙啞著聲音說道,語氣中充滿了高傲!看向那名消瘦青年說道。

消瘦青年正是血鴉會的二當家玉麵郎君!

玉麵郎君聽到血鴉所言,眉頭皺起,寒聲道:“典籍上說你們血鴉不懂得恩情,隻知道畏懼強者果然是對的!”

“但你要知道的是,我纔是你的主人,搞清楚你的身份!”說著,玉麵郎君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白玉葫蘆!

空中的血月見狀,瞳孔驟然一縮,眼中出現了一抹忌憚!

玉麵郎君見狀,眼中閃過一抹得意,隨即手中湧出一股靈力附著在白玉葫蘆之上!

同時口中寒聲說道:“現在,給我將下麵的人全部殺光!”

血月見到玉麵郎君以白玉葫蘆脅迫自己,心中閃過一抹恨意,同時也是無奈,隻好轉頭,目光森然地看向下方的林度一行人!

“哈哈哈哈!小子,之前讓你們離去你們不願意,現在後悔了吧?”而高台上的大當家此時也是一陣狂笑,相當得意!

“冇錯兒!大哥給你們一條生路,你們不知道珍惜!索性正好用你們的性命來祭煉血鴉!”玉麵郎君的嘴角也是勾起了一抹嘲諷的笑容。

“血月現在可是通玄境六重的修為,即便是在你們蒼藍城背後的青雲宗,那也是能夠當上長老的存在,你們拿什麼抵擋?”

玉麵郎君的臉上充滿了得意之色:“這下子,即便是蒼藍城城主府的那些人,也彆想再控製我們了,哈哈哈哈哈!”

“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從今以後,我兄弟二人在蒼藍城將來去自如,再無人能夠掣肘!”

玉麵郎君抑製不住的張狂大笑!

而下方眾人心中卻充滿了驚懼!

“這!什麼?竟然是通玄境六重!怎麼可能!”

就連西張鎮的統領魏柯也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完了,徹底完了,這下我們都要命喪此地了!”

“我剛娶的媳婦兒啊,我不要死啊,我死了不是便宜隔壁老王了?!”

“......”

下方眾人一臉絕望!

潘鳳和林度麵色更是變得玩味了起來。

“既然這樣,臨死之前,能夠告訴我,是誰在背後操控你們嗎?我讓我做一個明白鬼!”

林度眼睛一轉,朝著高台上的玉麵郎君問道!

下方一千多人雖然不明白林度都死到臨頭了為什麼還會對這些感興趣。

但是林度的問題,也確實引起了他們的興趣,讓他們很想知道這幕後的黑手!

“哈哈哈哈!死到臨頭了,那我就!”玉麵郎君聞言又是一陣大笑,隨後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厲聲道!

“我就不告訴你們!帶著疑惑下地獄吧!血月,給我殺了他們!”

天空中的血鴉聞言,轉頭看向了下方的林度等人,舔舐了一下羽毛,歎息道:“下麵的螻蟻們,下輩子注意點!本大爺很快的,你們忍一下!”

說完之後,血月一個滑翔直接撲向了人群之中的潘鳳,它在他身上感受到了身後的血氣!

如果將他的精血吞噬了,定然能夠大幅度提高自己的實力!

到時候趁玉麵郎君不注意搶下白玉葫蘆,就徹底自由了,從此我命由我不由天!

而下方的潘帆卻低著頭憋笑,身體一陣顫抖,生怕露出破綻導致血月提高警惕,不敢下來!

而林度也是低下了頭,不敢直視血月,生怕忍不住笑出聲來!

而此情此景落在魏柯等人眼中,更是一片絕望!

完了!徹底完蛋了!

連他們中最強的那個男人,如天神下凡,一腳能夠踹飛淬靈境王雙的那個男人,此刻竟然被這隻血鴉嚇得瑟瑟發抖,不敢與其對視!!!

見到潘鳳都是如此,這些人的心更是沉入了穀底,雙腿發軟,臉逃跑的力氣都冇了。

而高台上的大首領和玉麵郎君更是囂張的捧腹大笑。

“那個莽漢,你不是挺厲害的麼?你不是很能打嗎?原來也不過如此啊!你能打有個屁用啊!到頭來還不是抱頭鼠竄,瑟瑟發抖?”絡腮鬍男人壓抑已久的憤怒此刻徹底爆發出來,瘋狂的進行嘲諷!

“真是一群土雞瓦狗!除了你們的首領必殺之外,如果你們能夠手刃自己的袍澤,我就放你們一命!”玉麵郎君此時卻是邪笑起來,彆看他看起來文質彬彬,斯斯文文,實際上內心極度的瘋狂!

此刻為了滿足心底的變態**,瞬間想出了一個好玩的東西!

“你做夢!士可殺不可辱,我寧死不屈!”

“就是,想讓我們自相殘殺,做夢去吧!”

“癡心妄想,我就算死,也不會對我的 同袍下手!”

“......”

“哈哈哈哈哈!好!有趣!這纔有趣,你們一口答應了反而冇意思!”

“不急,等會兒我們慢慢玩!”

玉麵郎君一副勝券在握,手拿把掐的樣子!

守衛軍士卒們聞言卻都是一陣惡寒,心中一片絕望!

與此同時,血鴉速度越來越快,眼看那雙利爪就要落在潘鳳的天靈蓋上!

守衛軍們看到依然在“瑟瑟發抖”的潘鳳,都是心中絕望。

而高台上的二人雙目中卻露出精光,一臉興奮之色!

快!快了!馬上這個不可一世的莽夫就要被撕碎天靈蓋,飲恨西北!

此刻血月的血紅色眼眸中毫無波動,一個血氣濃厚的血食而已,即便是殺來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冇有任何的成就感!

“嘭!”

隨著一聲巨響,原地揚塵被掀起,眾人無法看清場中情景!

接著又聽見了“嗖”的一聲,一道身影如同流光一般以極快的速度飛出!

隨後重重的落在地上,又是一陣塵土四起,遮擋住了眾人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