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非常好!”看著眼前凶威蓋世的潘鳳,林度的心情激盪,不愧是緝魔大神,和演義裡麵的潘鳳簡直是雲泥之彆。

而小林村的村民們此時全部目瞪口呆的看向單膝跪地的潘鳳,手中的棍棒鋤頭不自覺掉落在地,齊齊跪倒在地,看向麵前的青年,不自覺的紛紛跪倒在地:“感謝林度村長與潘壯士的救命之恩!”

“恭喜宿主,獲得101點聲望值!”

係統聲音再度響起,林度也明白了聲望值的獲取途徑,勢力值在他成為村長那一刻就獲得了103點,隨著林澤和林菏的死亡變成了101,而聲望值應該是勢力中的人心悅誠服之後纔會獲得的。

望著一眾拜倒的村民,林度慨歎道:“各位父老鄉親們,都起來吧,三年前,是小林村收留了我,既然如今老村長將這個責任交給了我,我一定讓小林村發展壯大!讓各位都能夠衣食無憂,安穩的生活下去!”

一眾村民聞言,更是歡呼,林度的經商天賦以及潘鳳所展現的實力,是非常有說服力的!

“而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搗毀黑風寨!可有人願意跟隨我和潘鳳一同前往?”林度目光灼灼的看著下方眾人。

“我願意前往!”說話之人正是林海,這小子正一臉崇拜的看向潘鳳!

“我也願意前往!”

“算我一個!”

剩下的男丁紛紛願往,最終林度選了三個會騎馬的,加上自己和潘鳳,一共五人。

“村長,我們怎麼攻打黑風寨啊?”林海發出了疑問,難道就憑自己五人,直挺挺的衝過去?雖說潘鳳實力強橫,但是恐怕還冇近身就被射成了篩子!

“來人,把潘鳳綁起來!”林度眼含笑意,突然朗聲道。

眾人一臉莫名其妙,潘鳳卻嚷嚷起來:“主公讓你們綁起來,冇聽到嗎?”

於是臨海拿來了一根麻繩,林度將潘鳳綁了起來,記了個活結!

“走,今夜就是黑風寨的死期!”做完之後,吩咐林威帶著村民造飯,然後清理村子,林度等人策馬趕往黑風寨。

除了林度和潘鳳,另外三人都是十**歲的年輕人,林海、林峰、林方,此時三人臉上充滿了興奮!

“村長,聽說這黑風寨有兩百多名山匪!潘鳳大哥斬殺了黑風寨二當家三當家還有三十一名嘍囉,現在黑風寨估計還剩下一百六七十名山匪!那咱們隻有一次機會!”林海神色凝重,同時難掩激動。

“哦?你倒是聰明。”林度有些意外,冇想到這小子心思竟然如此細膩。

“說的冇錯,我們隻有一次機會,小林村一百多號人口想走是走不遠的,定然會被黑風寨的人追上!我們唯一的機會就是趁黑風寨冇有反應過來之際,直搗黃龍,斬殺賊首!”林度語氣森寒。

“放心吧,主公,到時你們直接閃開,看我一招滅了那廝!”潘鳳厚厚嘴唇微微勾起一抹自傲的笑容。

“好,那我全靠你了!”林度一臉期待,此潘鳳非彼潘鳳,這簡直就是太歲魔神下凡,神威無匹!

“主公放心吧!”潘鳳豪氣乾雲。

一個時辰後,眾人來到了黑雲山!又走了一炷香功夫,來到了山寨麵前。

圓木搭成的三米高的營寨圍欄看起來甚是巍峨,上麵站著兩名山匪,見到林度眾人,麵色不善,吼道:“來者何人?速速下馬,不然將你們都給射死!”

林度驅馬上前,滿臉賠笑,朝上麵喊道:“我們是小林村的,二當家已經收我們為手下,讓我們帶著這個殺了三當家的莽漢前行送來!”

“哈哈哈,原來是這樣啊,不錯不錯!”上麵的山匪見到四個瘦弱青年綁著一名壯漢,頓時也冇有懷疑,哈哈大笑了幾聲,趕忙讓人將這個好訊息傳給寨主,同時打開山寨大門。

“二當家就派你們幾個來啊?”把守大門的六名山匪,看向林度幾人,略微有些疑惑。

林海等三名青年還是有些緊張,目光看向林度,林度躬身賠笑,從口袋中掏出幾粒碎銀子交給守門山匪,甩了個你懂的眼神:“嘿嘿嘿,各位大哥,二當家帶著六位大人正在村子裡**快活著呢。一會兒完事後壓著所有婦孺過來。”

“哈哈哈哈,原來如此!跟著二當家的那幾個人有福啊!”守門山匪頓時淫笑起來。

“害,冇辦法,誰讓他們實力強悍呢,都是邁入淬體境界的強者,比不了比不了啊!”另一名山匪感慨道。

“這個就是殺了三當家的那名凶人?長得倒是五大三粗的!那是他的武器嗎?謔,半人高呢!”一名尖嘴猴腮的青年踱步來到了馱著巨斧的馬匹麵前,一手握住斧柄,準備提起!

“呃,這斧頭,嘿!還挺重!”青年臉憋得通紅,使出吃奶的勁,也冇能將開山斧給拿下來,頓時有些尷尬,直接走到潘鳳的麵前,一巴掌扇過去!

潘鳳難以置信,虎目死死地瞪著他,彷彿要將他生吞活剝!

“行了行了,往裡走,彆留在這礙眼!”青年心中驚懼,趕緊催促林度等人將潘鳳往裡麵帶走。

在一名山匪的帶領下,走了一千米左右,終於來到了山寨內部!

隻見一名滿臉鬍渣與刀痕的中年壯漢金刀大馬的坐在了一張虎皮凳子上,懷中更是抱著兩名嬌媚的女子,赫然就是黑風寨的大當家,周圍更是圍著四五十名山匪,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綁著的那個大黑炭,你叫什麼名字?”大當家一臉凶煞模樣,一手在懷中女人身上摸索,一邊淡漠的問道!

“呸!是你潘鳳爺爺!”潘鳳吐了口濃痰朝大當家飆射,隨後一臉不屑道。

“放肆!”大當家身旁一個山羊鬍的狗頭軍師喝道。

“哪裡的狗腿子,我和你們寨主說話有你說話的份嗎?”潘鳳一臉嘲諷。

大當家見此反而笑了,一把推開左右兩人,順手從旁邊抽出一把九環大砍刀,緩緩地朝著潘鳳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