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林度又給留下的所有人每人發了二兩銀子,包括那六十三名改邪歸正的山匪,眾人一陣歡呼!要知道一兩銀子足夠普通的三口之家兩個月的生活所需了,二兩銀子已經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

一旁的王員外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眼前這個長相清秀的青年他聽過,短短三年將一窮二白的小林村發展到如今的地步,確實有才華,特彆是他的發明,那些椅子雖然上不得大雅之堂但是日常生活中卻非常實用,很有市場!

但是他萬萬冇有想到,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青年人竟然手段如此老辣,對沾滿罪惡的山匪采取雷霆手段,對於這些歸降的無辜之人又施以恩惠,恩威並施,加上救命之恩,這些人瞬間就成為了他最忠誠的擁躉!

而且王員外心中隱隱猜測,眼前這個青年絕對能夠設計出那種高階的椅子,隻是礙於實力不敢讓其出世罷了,如今見到林度本人,更加堅定了他的想法!

王員外決定跟隨林度去小林村好好談談高階椅子的生意!

以及,對於張家的報複!

於是,一行一百二十九人,二十五輛馬車,裝滿了黃金與白銀還有些許糧食返回小林村!由於糧食實在太多,需要數趟才能夠完全運走,留下了五十人留守!

現在財富全部攥在了林度的手中,也不怕這些逃走,且不說已經被林度所折服,就算冇有,他們也無路可去,冇有耕地冇有正經身份的流民隻能夠去沿街乞討!

返程明顯要慢很多,用了兩個時辰才即將回到小林村!

此時小林村一片靜謐,隻有兩箇中年漢子在村口旁的巨石後麵躲著,看著遠處,絲毫不敢鬆懈!

“二狗,你說村長能夠斬首成功嗎?就他們五個人。”

“不管成功與否,那是咱們唯一的希望了,不然隻能夠背井離鄉成為流民了!放心吧,潘鳳壯士那可不是普通人,放心吧!”二狗雖然這麼說,但是心中也是惴惴不安!數量相差實在是太懸殊了!

“噓!有動靜!聽起來有很多人!”二狗猛然道,隨即和身旁之人壓低身子,隻露了一雙眼睛在外麵!

兩人心跳急劇加速,難道是村長失敗了?黑風寨大當家帶著人馬傾巢出動?

這下完了,兩人心中同時湧起了絕望的情緒!

就在這時,二狗旁邊那人拉了他一把:“不對啊,你看,為首的人怎麼那麼像村長和潘鳳壯士啊!”

二狗定睛一看,頓時雙眼放光,還真是!

“村長!”二人當即從石頭後出來,跳起來揮舞雙手!滿臉激動!

林度也看到二人,嘴角露出笑意,策馬上前:“二狗叔,三驢叔,你們怎麼在這守著呢?”

“老村長思慮良久,決定讓大傢夥找個地方先躲起來,我倆來村口警戒,萬一村長失敗了,好傳訊回去,大家一起進山逃跑,能走一個是一個!”三驢撓了撓腦袋,憨笑道。

“行,讓村長把人叫回來吧!”林度頓時瞭然,朝三驢吩咐道。

“小林村還真是人才濟濟啊!”一旁趕上來的王員外慨歎道。

林度聞言一笑,吩咐眾人將馬車拉進村,將白銀和黃金拉進他的院子中,讓林海三人看守,將糧食先分散到每戶家中存放!

半個時辰後,老村長林威領著百餘人回來了,臉上俱是洋溢著歡喜之色!

“恭喜村長凱旋而歸!”還未走到近前,林威就扯著嗓子恭賀!

身後一眾人等也是紛紛喜笑顏開。

“老村長,這些人今後都是我們小林村的人了,你看看,今晚先騰出十幾間屋子,讓這些女子先休息,明日組織一下這些人,去山中伐木回來搭建住所!”看了看身後烏泱泱的人群,林度眼中閃過熱烈,這都是自己的勢力啊!

雖然現在還不多,但不積跬步無以至千裡!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隨後又叫來孟三,讓他配合林威的工作,孟三喜不自勝,他最怕的是林度不需要自己,那他就永無出頭之日了,而今隻要自己好好表現,相信憑藉自己的實力,在這個新的團體中,依然可以混的風生水起!

由潘鳳帶著五十多人繼續回黑風寨搬運糧草,林威和孟三相配配合安排所有子女的住宿問題,然後將村裡的祠堂收拾了一下,讓剩餘男子和少年們先將就一晚!

死裡逃生保住性命,同時還獲得了二兩銀子,眾人已是喜不自勝,自然不會抱怨。

一切都在井井有條的進行著,王員外看著林度指揮的背影,心中充滿了讚歎,要是自己的兒子有這般本事,何須事事都要自己親力親為,勞心勞力呢。

“王員外,不如去我院子裡聊聊?”一切安排妥當之後,林度轉身,看到王員外盯著自己在發呆,淡淡一笑,王員外頓時回過神來,點頭應是。

三年打拚下來,不僅僅是小林村整體變的富裕了,林度也是修建了自己的院子,此時平平無奇的院子內卻裝了六萬兩白銀和兩千兩黃金!

“村長!”林海三人守在門口,此時經過鮮血的洗禮,身上氣質發生蛻變,依然帶上了一股殺氣。

林度駐足,略微思考了一下,吩咐道:“林方,你去祠堂找步青雲,讓他帶十個人跟你們一起護衛!”

“是,村長!”林方點頭,隨後朝祠堂跑去。

王員外在一旁心中嘖嘖驚歎,隨後跟著林度來到了臥房。

給王員外倒了杯水,林度一臉含笑的看著他:“王員外此番受驚了,我也是冇有想到,張家竟然會如此的不擇手段,毫無底線!”

王員外呷了一口水,略作思考,隨後目光緊緊地盯著林度:“不知道村長準備如何報複張家?”

“王員外覺得我會用什麼方法呢?”喝了一口水,林度頗為玩味的看向王員外。

王員外慾言又止,林度哈哈大笑;“哈哈哈,殺戮有時候或許不是最合適的方法,但一定是最高效的,我想王員外不會大發慈悲心替張家說話吧。”

“此事暫且不提,我們來說說生意上的事吧,高階款式的椅子我確實有些想法!”

臥室的燈亮了足足一個時辰,王員外才一臉興奮激動的走出院子,在林威的安排下分了一間獨立的小房子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