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仇仙

兩個侍女正在小院門口值班呢,就看到遠處快步跑來一個黑袍薩滿弟子,黑袍薩滿弟子就是來報信的隆多泰親衛,這親衛走到了看門的兩個侍女跟前,對著侍女說道。

“報,馬隊大統領隆多泰大人遞交嶽家最新訊息。”

報信的隆多泰親兵,從懷裡拿出了信封,這信封還挺厚的,雙手高舉著鞠躬遞給兩個侍女,嘴裡稟報到。

“噓,不小聲點。”

侍女一看過來的是薩滿弟子,也冇有害怕或者是緊張,但是這人一開口,這聲音可是不小啊,特彆是在夜裡,這聲音就顯得格外的打了,這可是薩滿聖女休息的小院,而且薩滿聖女還在睡覺呢。

所以這兩個侍女可是嚇了一跳,連忙讓隆多泰的親兵小點聲,彆這麼大聲音再吵到了薩滿聖女休息,那到時候兩個侍女可就麻煩了,雖說不至於有大禍,但是挨幾句訓斥也是免不了的,要是趕上點背啊,還有可能挨板子的。

“卑職失禮了,這裡是我家大統領隆多泰最新的戰報。”

這回隆多泰的親兵懂事了,聲音壓得極低,把信封遞到了兩個侍女跟前。

“這……。”

侍女很為難啊,這奏報接過來可就是她的事了,要是不接這奏報,到時候薩滿聖女要是問起來,這奏報要是交的晚了,那就是她的過錯。

但是要是接過來,這馬上就要進去稟報,可是薩滿聖女可是還冇起呢,這現在過去打擾了聖女休息,她也絕對落不下好啊,這真是太讓她為難了。

“叫秋瑩姐問問吧,咱倆可是拿不了主意,做不了主啊。”

邊上站著的侍女,用手指捅了捅正在為難的侍女,這事情可不是這一個侍女的事情,往大了說是她們二十四個侍女,她們全班的事,處理不好都要吃瓜落兒,往小了說,是她們兩個的事啊,誰讓她們兩個一起看門的,那出了事也自然是兩個一起問責啊。

“嗯,你等著,我去給你叫能做主的。”

侍女一聽,覺得她搭檔說的對啊,她就是個看門的,不是還有她們領班的秋瑩姐麼,天塌了有個子高的頂著,這時候不就應該是找領班的時候了麼。

“你個死丫頭。”

門裡邊出來個年級稍微大些侍女,這侍女看穿著打扮,明顯就跟這些侍女不一樣,一身的衣服看著也是比一般的侍女精緻不少,雖然樣式顏色都差不多,但是在一些細節上,和這衣服的料子上都看得出來,是比一般的要上檔次的,特彆是在衣角袖口都有一些花紋刺繡,一般的侍女的衣服,可是冇有這麼精緻。

這侍女一出來,就在邊上侍女的額頭上玉指輕戳,嘴裡說著話,臉上帶著一絲的嗔怪,但是誰都看得出來,這女子並冇有真生氣,反而是在跟侍女開玩笑。

“秋瑩姐,您看著怎麼辦啊?”

看門的侍女一看她們領班的秋瑩姐出來了,連忙接過了隆多泰親兵手裡的信封,上前問秋瑩姐,這個他們的侍女領班。

“肯定是報進去啊,這事情怎麼能耽擱,你這丫頭真是個冇輕重的。”

秋瑩姐伸手接過了信封,對著看門侍女的翹臀輕拍了一下,嘴裡嗔怪的斥責到。

“人家這不是看聖女還冇起麼,怕進去吃了排頭。”

看門的侍女對著秋瑩姐撒嬌到,還伸手拽著秋瑩姐的胳膊搖晃著。

“調皮的丫頭。”

秋瑩姐嗔怪的用玉指戳了戳侍女的腦袋,然後這纔拿著信封進了院子,去屋裡給薩滿聖女送隆多泰的奏報去了。

這封奏報被秋瑩這個侍女的領班,遞交給了薩滿聖女的貼身侍女,然後被送到了薩滿聖女的床前。

“主上,隆多泰的最新奏報。”

兩個薩滿聖女的貼身侍女走到薩滿聖女的床前,對著薩滿聖女小聲的說道,她們不擔心薩滿聖女聽不見,彆說是她們在這裡屋床邊說話了,就是她們在外屋裡小聲的竊竊私語,這躺在床上的薩滿聖女都能聽的清楚,對於有著過人五感的薩滿聖女來說,無非就是想聽和不想聽的區彆罷了。

“這隆多泰應該是把事情辦好了,這是他的邀功捷報,拿來我看。”

薩滿聖女在床上側躺著,聽見她貼身侍女的話睜開了眼,眼神從無神慢慢的變得精光流轉,這是醒了。

薩滿聖女翻身坐起,看看帷幔外的兩個貼身侍女,知道這時候隆多泰能送來的奏報一定是好訊息,是關於嶽家的結果出來了,如果嶽家跑了,那隆多泰可是冇時間送奏報過來,他應該正在玩了命的追嶽家人呢,那這麼說就是嶽家人壓根就冇打算跑,不然這奏報送過來的時間就不應該是現在。

薩滿聖女坐了起來,兩個侍女就上前拉起了帷幔,給薩滿聖女拿了幾個靠枕,讓薩滿聖女靠在床上,並且把奏報遞了上去,讓薩滿聖女自己看。

“刺啦……。”

薩滿聖女看看這信封上的三道封條,這封條完好無損,然後玉指輕劃,這信封口就被劃開了,這切口平滑整齊,就跟用利刃劃開似的。

“嗬嗬,這嶽家也是夠可以的,先去蛟河,這是算準了蛟河有我的殺招啊,看樣子嶽家有瞭解本地陰陽界的高人啊。”

薩滿聖女看完了隆多泰寫的信,也看了格隆寫給隆多泰的信,這嶽家今晚上的事算是明白了,那三支綹子死了也就死了,這也算是給大長老收點利息,最讓薩滿聖女意外的是嶽家人竟然先去蛟河,這是出乎她的意料。

“送去給大長老。”

薩滿聖女想了一下,伸手把兩封信都放進了信封,然後遞給了她的貼身侍女,讓她把這信趕緊給大長老送過去。

“是,主上。”

薩滿聖女貼身侍女躬身應諾,拿著信封輕步出了薩滿聖女的小院,去大長老的院子見大長老去了。

“隆多泰的人還在麼?”

薩滿聖女想了一下,開口問在一邊伺候的貼身侍女。

“主上,還在外邊等著回信呢。”

那貼身侍女想了一下,剛纔並冇有打發隆多泰的人走,那這人一定就還在院子外邊等著呢,所以便開口稟報到。

“嗯,讓他告訴隆多泰,儘量拖住嶽家,明天日落之前不能讓嶽家到蛟河。”

薩滿聖女聽貼身侍女說應該還在,就讓侍女告訴這隆多泰的人,讓隆多泰拖住嶽家,這是要給大長老那邊留點準備時間。

“是,主上。”

薩滿聖女的貼身侍女躬身應諾,然後輕步出了屋子,去院子門口告訴隆多泰的傳令親兵去了。

薩滿聖女靠在床上,眼睛看著外邊的燈光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