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風就像是背後長了眼睛一樣,符文石槍直接擋下他的攻擊。

“叮叮叮。”

“噹噹噹。”

兩人快速的交手,強大的力量直接崩裂虛空。

有罡風颳出,兩人就像是冇有察覺一般,動作冇有絲毫的停滯。

火星四濺,周圍的山石直接崩裂,轟隆隆的落了一地。

兩人打做一團的時候,那女人毫不猶豫的出手了。

細嫩白皙如同青蔥般的纖纖玉手,對著陳風的後背拍出。

陳風一槍挑飛戰昊的長槍,一個轉身跟他的手對在一起。

龐大的力量直接掀翻了地麵,飛舞的亂石,在空中碰撞,隨後化作漫天的碎石,落了一地。

見兩人交手,戰昊自然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也跟著加入戰局。

“不得不說,你們的實力很不錯,可血池洗禮的獲勝者,隻會是我!”戰昊自信滿滿,他也有這樣的自信。

他不過二十多歲,就已經是先天圓滿的修為,一些經年累月的老東西,也不是他的對手。

隻要他可以經過血池的洗禮,他的修為會更加完美,身體也會更加強大,會為他邁向下一個境界,打下堅定的基礎-。

說起來戰昊就生氣,本來這次的血池洗禮,可以說百分百就是他的了。結果卻被修界的一些人給偷了。

導致他現在不得不出手,來奪回自己的機緣。

不管是誰,也彆想搶奪屬於他的機緣。

不過這樣也好,洗禮之前經曆一番酣暢淋漓的戰鬥,對於之後的洗禮,也是有所幫助的。

三人打做一團,強大的力量直接把人周圍的一切夷為平地。

三人互不相讓,誰也不給誰機會,誰弱勢了,就補上幾拳。

“砰”的一聲,陳風捱了戰昊一拳,那女子也補了他一掌。

陳風倒飛出去,口吐鮮血,飛出去的時候,手臂不斷的震動,化解體內的那股力量。

就是他不得不稱讚一句這女子一句,他的實力,實在是太過於強大了。

繞是他覺得雙臂一陣的疼痛,也虧的他修煉玄身練體,不然兩隻手就斷了。

“咳咳。”抹掉嘴角的血跡,抬手間幾片靈藥吃進嘴裡。

剛剛陳風被二人圍攻,腹部直接被破開一個拳頭大小的洞。

好在他的修為強大,自愈力也不錯,加上靈藥,幾個呼吸的時間,也恢複的差不多了。

“九天神雷!”

滾滾烏雲瀰漫,天空黑壓壓的一片,看的人心底發毛,狂風驟雨疾馳而來,電閃雷鳴。

數千米的雷電劃破天空,像是要把天空一分為二。

漫天雷霆凝聚,神雷砸落在戰昊跟那個女子的身上。

兩人也毫不示弱,迅速的調動體內靈氣,想要抵擋下來。

兩人確實擋下了神雷,卻冇有擋下陳風的攻擊。

憾天拳揮舞,漫天的拳影砸落下來。

兩人也冇有太過於在意,結果在憾天拳砸過來的一瞬間,一股眩暈感傳家,就這麼一瞬間的功夫,讓他們的靈氣一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