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白天不白天的,朕難道還不能碰自己的愛妃了嗎?是那條律法規定的?湘兒聽話,朕一刻也不願意多等!”

秦雲說話間將她放倒在了香軟的床上,雙手握住她白皙的玉足,露出一抹急迫。

這腳,小巧玲瓏,如羊脂玉一般溫潤。

蕭淑妃麵色紅潤,嬌軀在微顫,一雙美眸緩緩合上。

她心想陛下難得這麼黏自己,白天就白天吧,便欲迎還羞的接受了。

但她又很擔心秦雲像昨夜那麼粗魯,黛眉微蹙道:“陛下,萬請憐愛。”

秦雲嗯了一聲,然後傾麵而上,吻在了她的晶瑩紅唇上,肆意索取。

香閨羅帳,格外曖昧。

昨夜的房事對於蕭淑妃來說其實有點折磨,秦雲太猴急,動作粗魯,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她又是未經人事,中途哭了好幾次。

而這一次不一樣了,屬於漸入佳境,共赴巫山。

……

帝都,王府。

王渭和王明坐在一間大堂內,驅散了所有下人。

“父親,現在怎麼辦?陛下怎麼會突然轉了性子,竟然對蕭翦重視了起來?”王明剛毅的眉頭一皺,百思不得其解。

王渭臉色不變,喝著茶淡淡道:“還能為什麼,你小妹已經傳出來了訊息,是蕭家那丫頭爬上了皇帝的龍床,估計是吹枕邊風的吧。”

“哼!我就知道!”王明捏緊拳頭,咬牙切齒。

“父親,咱們不能坐以待斃,剿匪大元帥的寶座,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這個蕭翦可不是咱們自己人啊!”

王渭微微蹙眉,看著王明教育道:“明兒,穩重一些!”

聞言,王明安靜了一些。

“這事有些蹊蹺,你難道不覺得陛下一夜之間像變了一個人麼?”

王明一想,的確如此,點頭道:“對,很奇怪,平時他對咱們王家百依百順,可是今日…”

“我已經讓你小妹去試探陛下了,相信不久後原因會水落石出的,如果真是蕭淑妃在背後搞鬼,跟咱們王家作對,哪恐怕是留不得這臭丫頭了!”

說完,王渭渾濁而老辣的雙眼射出一道厲芒。

……

養心殿。

一番**之後。

極致的歡愉褪去,剩下的便是無窮的回味。

蕭淑妃香汗淋漓,躺在秦雲的臂彎中溫順如一小貓,那白裡透紅的肌膚顯得極為嬌豔欲滴,彷彿經曆了一場洗禮。

“陛下以後能常來臣妾的養心殿嗎?臣妾入宮已有一年,時至今日也未能給陛下生下一男半年,後宮多有閒話…”

蕭淑妃抬起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充滿了期待。

作為一個女人,作為一個貴妃,她怎會不想陛下天天來她這裡?哪怕有月事不能伺候,她也可以讓貼身婢女代為伺候啊。

“哈哈,好好好,就算你不讓朕來,朕都要天天來。”秦雲伸手掐了掐她充滿膠原蛋白的臉蛋。

“隻不過呢,愛妃可要夾道相迎喲。”他露出一抹壞笑。

蕭淑妃臉色噌的一下就紅了,將頭埋進了脖子,都不好意思接話。

不一會,她又探出美麗的臉龐,輕聲道:“陛下說話可要算數,湘兒什麼都聽陛下的,還望陛下不要再冷漠臣妾了,臣妾害怕失去這一份美好。”

秦雲嗯了一聲,看向她的目光充滿了愛意。

能得到這樣天姿國色,乾淨溫柔的女人,他哪裡還有不珍惜的道理。

還想要說什麼,這時候,嫣兒在門口忍不住提醒道。

“陛下,蕭將軍跟郭大人已在殿外等候多時。”

寢宮內,秦雲一下子坐了起來:“臥槽,忘了正事了。”

“愛妃,快幫我更衣,大舅子來了!”

蕭淑妃麵露一絲嬌羞和尷尬,這大哥來了,自己還跟陛下在床上,想想都覺得臊得慌,她趕緊穿上粉色肚兜,然後喊來嫣兒,一起幫秦雲更衣。

不一會,二人穿戴整齊,入了偏殿。

蕭翦跟郭子雲在這裡茶都喝了好幾杯了,終於是見到秦雲。

二人跪在地上,拱手道:“拜見陛下。”

秦雲連忙上前,用手親自扶起二人,一臉親熱笑嗬嗬道:“二位愛卿不必多禮,快快落座。”

對於秦雲禮賢下士的行為,郭子雲受寵若驚,同時還有一些詫異,在他的記憶裡,陛下可不是這樣的人。

而蕭翦則平靜的多,他根本就不吃秦雲這一套,要不是因為君臣有彆,他都不想與秦雲客氣半分。

對於秦雲平日在朝堂上的混賬作為,以及毆打自己妹妹的事,蕭翦恨意十足!

幾人紛紛落座。

秦雲見蕭翦眼觀鼻,鼻觀心,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隻好先跟郭子雲說話。

“郭愛卿,知不知道朕讓你來,所為何事?”

郭子雲年上五十,白鬚一片,拱手搖頭道:“陛下,臣不知,還請陛下明示。”

“朕讓你來,是想要交給你一份重要的任務,就是不知你能否擔此大任!”秦雲一副我要重用你的樣子。

郭子雲正是滿腔抱負,無處施展,聞言雙眼一亮,立刻又是跪下:“陛下,臣一定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秦雲滿意一笑:“郭愛卿,朕要你全權負責關中賑災一事,可願?”

郭子雲聽聞,心中一震。

陛下竟然將此大任交於自己!

頓時,郭子雲老淚縱橫:“多謝陛下體恤民情,臣願!”

“先彆急著謝,除了這件事,我還有一項秘密任務要交給你。”秦雲眼中露出一抹銳色。

郭子雲麵色一凜,聽出了嚴重性。

同時,蕭淑妃張手,驅散了偏殿的所有太監。

“朕還要你秘密給朕徹查國庫空虛一事!”秦雲一字一句的吐出,充滿了決心。

聞言,蕭翦都忍不住側頭看向了秦雲,一個醉心美色與酒肉的皇帝,竟然也知道查貪汙**了?

郭子雲蹙眉,有些欲言又止。

秦雲擺擺手:“愛卿有話就說,朕對你印象很好,很相信你,絕不怪罪你的言語。”

郭子雲心中一暖,緩緩開口,蹙眉道:“陛下,您可真是下定決心了?大夏百官貪汙**已經不是一天兩天,參天大樹之中蛀蟲遍佈,如果要查,牽連的人恐怕很多!”

秦雲當然也想到了這些,淡淡道:“朕有破釜沉舟的決心,難道愛卿不敢領這個命嗎?”

郭子雲鬍鬚一抖,麵色肅然,跪在地上慷慨陳詞道:“有何不敢,陛下親派,我郭子雲便一往無前!”

“好好好!”秦雲連續三聲稱好,這老頭身上有一股剛正不阿的氣質,是他想要的人選。

“湘兒,一會你親自替朕擬寫聖旨,封郭子雲為檢查禦史,官拜二品,負責關中賑災,和錢糧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