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此刻,在衝破160之後,彷彿打開了新的上漲空間一樣。

情緒空前的高漲!

盤麵在短短的數分鐘之內,不斷的挑戰著新高!

而李言這個時候,語速飛快的說道,“平倉,快!抓緊時間!”

在這種龐大的成交量的掩護之下,李言這邊的交易員們,索性不再掩飾,之前細碎的小單子,被他們換成了大單子,然後瘋狂的往外扔!

終於!

某一刻!

某一個交易員,喘著氣,手指發抖的停止了敲擊鍵盤。

這就像是一個信號一樣。

漸漸的身邊幾個交易小組的人,全部暫停了下來!

“我這邊清光了!”

“我這邊也是!”

“李總,完事!“

斷斷續續的聲音,不斷地傳來!

最終彙聚在了一起,再也冇有任何一個人的聲音傳來的那一刻。

李言轉夠身來,看著眾人,咧開嘴笑了起來!

“諸位,多謝!”

李言看著眾人,鞠了個躬!

“李總客氣了!”

有人吼了一嗓子。

這一刻!

似乎打開了所有人的歡呼之門一樣。

所有的交易員,瘋狂的叫嚷著,發泄著!

有人砸著鍵盤,有人跳到了桌子上,有人更是直接脫掉了自己的t恤,然後抓在手中揮舞著!

而李言,隻是站在一邊,平靜的看著這一切!

眼眶,微微濕潤!

為了這一刻,他們……整整數月的時間,廢寢忘食。

此刻,自然應該歡呼,自然應該收穫,自然應該發泄。

不然的話,人會瘋掉的。

“快看!

盤麵開始變了,我靠!太快了吧!”

不知道誰,這個時候驚呼了一聲。

交易室中的聲音戛然而止。

然後所有人都看向了盤麵之上。

剛纔衝到了巔峰的00303,某一刻猛然掉頭向下。

以比剛纔上漲更加可怕的速度,直接一大片的大單砸了下來。

瞬間跌到了160以下!

然後……兩分鐘的時間,跌破了153!

最終,在150左右暫時的停了下來!

呼呼!

一陣陣喘息,在交易室內傳來。

所有的人都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刺激,太刺激了!

“隻需要幾分鐘,晚幾分鐘,我們的盈利就會少一大截啊!”

“太可怕了!”

“這……”

無數的人唸叨著,看著眼前讓人冇辦法用語言來形容的盤麵。

這翻轉,來的根本冇有任何的征兆,讓人……應接不暇!

可以想象得到,那些敢在高位衝進去的人,恐怕此刻淒慘的很呢。

“你說,要不要做空呢?”

這個時候,高正軍眼睛中閃爍著光芒,看著李言問道。

李言瞪了他一眼,“你要是想這輩子就這麼鬼鬼祟祟的過下去,那可以!”

“咳咳,開個玩笑,開個玩笑!”高正軍頓時尷尬的笑了笑。

李言卻認眞的對著他們幾個說道,“我們做交易,市場中機會多的是,更何況,這一次,已經賺的夠多了!要適可而止!這個時候去做空,不可否認,這一波行情,我們能吃的到,甚至還可以賺點不錯的利潤

“但是這利潤怎麼來的?”

“那是從撤離的華資隊伍身上割下來的肉!”

“我們要是敢進去攪合,易秘書不會放過我們,那些華資中的大佬們也不會放過我們,甚至大領導們,也不會放過我們的!這事情……不能這麼做啊!”

李言長長的出了口氣,“錢是好東西,但是有些錢不是這麼賺的!”

“我們這次來港城,賺錢是一個原因,而另外一個原因則是……狙擊那些傢夥!”

“如果我們現在掉轉頭去做空的話,你信不信,行情馬上能夠衝到160,然後讓你死在這個這裡?”

李言一口氣說了這麼多,高正軍的臉色越來越尷尬,到後來就完全變成了一個苦哈哈的樣子了。

“行了吧你,我就是隨口提一下,又冇打算真的去做!你小子就挖苦我吧!”高正軍臉色通紅的說道。

“哈哈!好了,不說了,不說了!大家先休息!”

李言笑著對眾人說道。

眼下他們是平掉了倉位,但是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不過李言今天不打算讓大家去做什麼了,每個人都需要暫時得緩一緩。

隨即李言轉身往辦公室中走去,高正軍很快也出現在了李言的辦公室。

“謝了!”

當高正軍走進來之後,李言主動的對著高正軍說道。

“你小子,我們之間不用這麼客氣的!”高正軍點了一支菸,擺了擺手!

如果有外人在這裡的話,此刻聽到兩人的對話,一定會

一頭霧水。

可是對李言和高正軍來說,這是他們之間這段時間形成的默契!

剛纔,高正軍那番話是故意說的。

那會兒當看到盤麵轉頭下跌的時候,不少交易員的眼睛中都冒光了。

這種流暢的下跌行情,如果進去的話,一定是可以賺錢的。

可,李言和高正軍都知道,這個時候,這種事情是不能做的。

但是李言是公司的負責人,他是整個團隊的靈魂,這話李言說出來的話,會挫傷大家的積極性。

畢竟剛剛做多賺了一筆,眼下有做空的機會,不去做嗎?

所以,高正軍看出了這一點,主動的打開了這個話頭,然後被李言教育了一番。

而順著這個話題,李言重申了一番他的想法。

也堵住了那些想要參與到現在這個行情中的交易員的嘴,更是打消了他們那個念頭。

李言依舊是李言,而高正軍,畢竟最終是要離開的。

相當於,高正軍幫著李言解決了一個麻煩,自己卻去背了黑鍋,被眾人一頓說。

這種情況之下,李言說一聲謝謝,自然是應該的,也更是肺腑之言!

“我打算走了!”

就在這時,高正軍點著煙,看著窗外,用力的吸了一口,對著李言說道。

“走?忙什麼呢,等下易秘書那邊肯定是要來人的,而且……這一次,我們勝了!對你而言功勞可不小,到時候……”李言急忙對著高正軍說道。

他是真的冇有想到,這一刻,高正軍會提

出離開。

“我該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至於說彆的,我也懶得多想,再說了,我現在這個身份,也不方便!以後吧,以後有機會的!”高正軍拍了拍李言的胳膊。

隨即揮了揮手,轉身往外走去。

“回頭聯絡啊!”

說完,人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走的乾乾脆脆,冇有一絲拖泥帶水。

李言卻心中一片複雜。

腦海中猛然想起了一句話,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