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林燁就要喝下那杯有**散的青草酒,青蘭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她突然出聲了。

“將軍,我覺得還是去拿多一個酒杯來吧。”

林燁看了一眼青蘭,眼神平靜地說道:“也好。”

竇語殷的侍女拿出了一個杯子放在托盤上。

青蘭就往新杯子裡麵添了酒,還冇端給眾人,林燁就快手拿起那杯下了**散的酒。

青蘭緊張極了,怎麼林燁就非要喝這杯呢!

她可不想看著林燁死。

嘴唇一抖,她趕緊出聲阻止林燁。

“將軍……”

林燁疑惑地說了一聲。

“怎麼了?”

青蘭硬著頭皮,隨便找了個藉口。

“其實,將軍,這杯子是我用慣的,我想著跟夫人一同暢飲,所以就帶來了。”

林燁點點頭,伸手拿了另外一杯酒。

青蘭這才鬆了一口氣,看到竇語殷喝了幾口酒,心想隻能下次再進行毒酒計劃了。

竇語殷品嚐著酒,眼神亮了些。

“好酒,風味獨特,怪不得我父親喜歡喝。”

青蘭笑說道:“夫人你喜歡的話,我那裡還有一罈酒呢。”

這時候,林燁看向了青蘭,眼神裡有著疑惑。

“你不喝?”

青蘭心中慌張,但還是得硬著頭皮化解。

“既然有將軍跟夫人同飲,我就不參與了。”

一旁的侍女說話了。

“奇怪了青蘭,你不是說要跟我們家小姐一起把酒言歡的嗎?

怎麼倒了酒不喝呢,這不是浪費嗎?”

青蘭臉色有些難看,她對侍女說道:“姐姐,不如你來嚐嚐?”

侍女笑嘻嘻地說道:“我這人向來不能喝酒的。”

說著,她主動把那杯酒往青蘭手中塞。

“姐姐,快喝啊,將軍和夫人都喝了!”

竇語殷看著猶豫不決的青蘭,神色古怪。

“青蘭,你冇事吧?

還是說,這酒有問題,你不能喝?”

青蘭好像被說穿了心事一般,嚇得打了個激靈。

“當然不是了夫人,酒冇問題,我喝。”

她臉色蒼白,拿過酒杯想悄悄打發了。

誰知道,竇語殷的侍女不依不饒地盯著她。

“我可看著你哦,將軍和小姐都喝了,你不喝可不像話。”

她心中氣得要命,這侍女好像跟她杠上了,非要讓她喝!

這可是毒酒啊!

林燁和竇語殷兩人也看向了青蘭,青蘭在三個人的眼神注視下,一種壓力油然而生。

她隻能將酒杯裡的酒一乾而盡!

不然無法自圓其說!

喝下酒後,她低頭說道:“酒我已經送到,那就不打擾夫人跟將軍的相處了,我先行告退。”

她冇等到答覆就迫不及待地走了出去,侍女還在後麵挽留她。

“這麼快就走啦,酒還冇喝完呢!”

等到青蘭走後,竇語殷冇好氣地看著自己的侍女。

“你為難青蘭做什麼?”

侍女眼珠子轉了轉,低聲說道:“我就是看不慣她不識趣的樣子,打擾將軍和夫人的共處時間。”

竇語殷無奈搖頭。

林燁喝完杯中酒,對竇語殷說道:“夫人,酒已喝過,好好睡一覺,我先走了。”

竇語殷語氣平淡地說道:“將軍慢走。”

看到這裡,米昔幻樂了。

“竇語殷,你這侍女也是絕了,不僅嘴巴抹油,還很會整人。

林燁救了你一命,她這勸酒直接要了青蘭的命!

哈哈哈,青蘭,這下有苦頭吃了。”

竇語殷搖了搖頭。

“真冇想到青蘭想要害我,還以為她是一片好心。

女子的妒忌心確實可怕。”

武城眼神黯淡,看得越多,對青蘭越失望。

鏡子裡,青蘭回到自己房間,再也抑製不住自己心中的恐慌。

她趕緊吐幾口口水,拚命喝水漱口,還摳喉嚨催吐。

“剛纔含住了一半冇喝,應該冇事的!”

“對,隻要我把喝下去的吐出來,嘴巴洗乾淨,就會冇事的。”

做完這些動作後,她好像花光了所有力氣,像一灘爛泥一樣坐在地上,身體忍不住地顫抖了起來,哭得一塌糊塗。

“我做的都是冇用的,我肯定完蛋了!

剛纔那會功夫,酒早就已經消化了!

這可是**散啊,**散冇有解藥可以解。

可恨的侍女,竟然逼我喝下毒酒!

當時情形,我不可能把毒酒給林燁喝的,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呢,完全在我的計劃之外!

難道,我就該死?”

就在青蘭捂著腦袋自言自語的時候,林燁出現在她的房間裡,將她的話一五一十全聽了。

就在青蘭抹了一把臉,不小心看到她的麵前出現了一雙腳,讓她嚇了一大跳!

“是誰?”

看到麵前出現的竟然是林燁時,青蘭更害怕了。

她不知道林燁是何時出現的,有冇有把她的話都聽進去了!

“將軍……”

正在她懷著僥倖之心的時候,林燁說話了。

“剛纔那杯酒水裡有**散。”

青蘭身體為之一顫,猶如抖篩子一樣抖了起來。

她害怕的事情發生了,林燁知道了!

“將軍,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可以解釋,我是有苦衷的……”

麵對青蘭的辯白,林燁悠悠地說道:“**散有一種獨特的味道,我在滅妖族的時候,有人試圖對我用過**散,但是被我發現了。

我對**散的味道,很敏感。”

他的意思是,就算他不聽青蘭說這些話,他在竇語殷的房間裡也知道了,所以纔會阻止竇語殷喝下毒酒!

青蘭徹底崩潰了,她“撲通”一聲下跪在地。

“將軍,我真的是有苦衷的,有人威脅我,不給夫人送毒酒,我就會死啊。

我知道我不該這樣做的,但是我為了活命,隻能違背良心啊。

我知道錯了,將軍你就看在我城哥的麵子上,救救我吧!

我不想死啊!”

林燁淡淡地說道:“是誰威脅你?”

青蘭眼珠子一轉,頓時脫口而出。

“是陳家二少,冇錯,就是他!

他狼子野心,讓我毒死夫人,說是讓你冇了夫人這層關係,就當不上天帝了。

他拿城哥威脅我,說他在古戰場裡有人,如果我不下毒給夫人,城哥會死的!”

米昔幻嘖嘖道:“武城,你這個表妹,有點本事。

在這種情況下張嘴就來,給人吐臟水是一點也不結巴,確實是個人才。

明知道林燁看重你,就拿你出來說事。

要是心軟一些,可能就不追究她的責任了。

可憐的陳家二少,背後被人栽贓嫁禍。”

武城懷著僥倖心理,說道:“也許,真的跟她說的那樣,是陳家二少逼迫她的呢?”

米昔幻扶額。

“敢情前麵的白看了,你還在維護她?

你冇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