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三十日、月底、最後一天。

今天是韓劍交付武器的最後一天,本來要給他兩個月,這個傢夥非得說一個月就行,今天看他能不能將武器交付完畢。

如果能交付完畢自然是極好的,可是要是交付不了,李承洲自然也不會怪他,畢竟這真的是大工程,一個月確實有些強人所難。

李承洲潦草地開完朝會,便坐在大殿等待韓劍的好訊息。

從早晨等到中午,又從中午等到下午。

李承洲等不住了,安慰自己。

一個月時間確實太短了,這樣的活兩個月乾完才差不多,等一個月以後再列裝軍隊也來得及,畢竟現在冇有戰事,不著急。

正當李承洲想要離開的時候,外麵的士兵快步跑進來。

“陛下,韓劍和鱷求見。”

李承洲站起身來向外跑去。

“兩人同時到訪,想必是已經打造好了武器,趕快請進來。”

李承洲嘴上吩咐士兵將這兩個人請進來,但跑的比士兵還快。

一推開門,這兩人正站在大殿外麵等待李承洲的召見。

兩人納頭便拜:“陛下,一月之期限已經到,我們前來交差了。”

“二位快快請起,你們可是大唐的功臣,我們進去說。”

李承洲將兩人帶進大殿,並未坐上高位,而是坐在這兩人旁邊,認真聽他們講。

韓劍拱手:“陛下,我們已經完成大部分的武器製造。”

“大部分?冇完成的是?”

“冇完成的是陌刀、馬槊、角弓。”

李承洲鬆了一口氣:“沒關係,陌刀並不會列裝到全軍,馬槊和角弓也隻會列傳給騎兵,我們現在並冇有騎兵,等之後就算組建騎兵,也不會占比太大。各個裝備的數量是什麼樣?”

“唐橫刀一萬把,方盾一萬張,圓盾一萬張,明光鎧五千餘套,鎖子甲九千餘套,長槍一萬支,騎兵用的角弓六千餘把、步兵所用長弓九千餘把、已改良過的弩有一萬把。”

“陌刀四千多把、馬槊五千根。”

“各種箭矢弩矢無數。”

李承洲點點頭:“夠了夠了,數量已經差不多了。現在可以讓各個城池派來支援鐵礦區的民夫可以回去了,他們應該能夠算成熟練鐵匠了,再待下去火牛城要鬨糧荒了。”

“陛下,他們回去怎麼安置?”

“告訴縣令們,好生對待這些鐵匠,他們可以從鐵礦區購買鐵礦石用以為轄區的百姓鑄造農具,也可以鑄造守城器具,還可以鑄造長槍橫刀用以增強守城軍的實力,但是不能鑄造盔甲。”

“臣讓這些民夫回去的時候告訴這些縣令。”

“之後我會派出傳令兵詳細告訴他們這些事情的。”

“之後鐵礦區怎麼處置?”

“以後以招募的形式招聘熟練鐵匠兩千餘人,為帝國鑄造兵器即可,讓武庫充足,畢竟一場仗下來,肯定會折損不少兵器。”

“陛下,等到貨幣流通應該有一段時間,倒不如讓這些民夫在鐵礦區再集體鑄造半個月再讓他們回去?到時候武庫充足,也正好能趕上貨幣流通。”

“這樣也是極好的。對了,之前不是讓你們鑄造銅錢模具和馬鞍馬鐙馬鎧嘛,進度如何了。”

“您不說差點忘了,模具已經鑄造了十數個,一次能將一百斤銅鑄造成銅錢,能鑄造一萬枚銅錢。按照朝廷的要求銅錢內圓外方在正麵印有‘新唐通寶’四個字,背麵印有雙龍戲珠的圖案,直徑二點五厘米,方孔零點七厘米。現在模具就在軍械庫裡,您要是要,隨時就可以給您送過來。”

“馬鎧製作了兩千套,馬鞍馬鐙有五千套。”

“也夠了,陛下,這些馬具確實精巧,可是我們現在冇有馬,那不就是白白浪費資源嗎?”

“這你就不要管了,不妨實話告訴你吧,我們以後肯定有馬!”

“還有這好事?”

韓劍激動的從椅子上蹦起來了。鱷不理解他為什麼這麼激動。

李承洲看著鱷:“鱷,如今鐵器鑄造已經告一段落了,你之後有什麼打算?是繼續留在大唐,還是要出去遊曆?”

鱷仰著頭想了想。

“我可以留在大唐嗎?”

“自然是可以的,你立了大功,能夠留在唐我自然是歡迎的。”

“那我可就厚著臉皮留在大唐了。”

“哈哈哈,你這說的是什麼話?你想在大唐做什麼?”

“我軍事方麵不行,自然能帶兵打仗了;我在治理城池方麵還有點心得,但是我已經倦了,那樣太累了,我隻想安安靜靜一個人研究武器裝備或者器具什麼的。”

韓劍聽到這樣的描述,忍不住插嘴道:“墨家機關術,奇技淫巧?”

“啊對對,就是那玩意,你們好像不是很喜歡研究那玩意,我倒是覺得還行。”

李承洲思考了一下,之後如果升級召喚係統,召喚出跨時代的科技產物以及相關書籍,大唐的科技水平一定會突飛猛進。

但是這一切的前提都是要有人能夠看懂這些東西,並熟練掌握,才能將之合理地應用。

如果光召喚出產物或者原理,遞給一個冇有知識的人,彆說複製了,就算是讓他用,他也不會用。

現在的科技提升並不明顯,之後升幾級後,那差距纔是真的離譜。

所以要從一開始就抓教育,要抓科技,正好可以乘著這個機會建立科研院。

“鱷,我準備建立一個科研院,你有興趣嗎?”

“冇興趣,我說了隻對研究那些奇技淫巧感興趣。”

“emmmm,科研院就是研究那個東西的,你還可以找和你誌同道合的人,在科研院中,我會撥款,還會發俸祿。”

李承洲諄諄善誘,鱷有點警惕。

“為啥對我們這麼好?”

“你這話說的,自然是你有功勞呀。”

鱷勉強相信了李承洲的鬼話。

李承洲心裡還盤算著實行義務教育,但是現在的識字的讀書人太少了,這也是個大工程,回頭得找範青煙商量一下。

“鱷,你就在鐵礦區等等,等我將科研院建好後,你便搬進去,你對科研院有什麼要求嗎?”

“建在池澤城就行了。”

“好!”